10.0

2022-09-02发布:

欧美日韩一区二区成人午夜电影恋爱时代-泰妍1-2

精彩内容:

     戀愛時代-泰妍

          第一章 親密的吻

  邊伯賢(BAEK HYUN),富川京畿道人,1992年5月6日出生,2011年因通過 S.M. Casting System選拔而加入韓國著名娛樂公司SM Entertainment。

  邊伯賢因其容貌俊秀,所以在加入公司不到一年的時間便被選爲旗下男子團體組合EXO(EXO-K)裏擔當容貌門面的成員。

  也因其容貌俊美才能于出道前便參與少女時代小分隊TTS《Twinkle》拍攝。這也是他和少女時代小鬼隊長泰妍緣份的開始。

  2012年以EXO成員身份正式出道,出現在公衆眼前,藝名就叫伯賢。

  EXO自出道以來成績斐然,獲得諸多獎項而成爲當年度的大勢男團。

  而身爲人氣成員的在參加綜藝節目的時候,難免會被人問及理想型的話題,伯賢毫無例外都說是泰妍。

  其實這也是伯賢有意爲之,因爲他的理想型的確是金泰妍;而這時林允兒與李勝基的戀情雖然外界還不知情,但在SM公司裏早就是衆所周知的秘密了。

  李勝基憑什幺能贏的美人芳心呢?還不就是一直在節目上宣稱林允兒就是他的理想型?而這一招也確實很有成效。

  不過,沒有人知道伯賢其實有個秘密,那就是他是真的非常喜歡泰妍。

  伯賢還記得08年少時遇到了韓國娛樂史上空前絕後的黑海事件,當時少時幾乎就要被雪藏了,而作爲惟二還在活動的成員,泰妍當時還在電台主持〔泰妍的親密朋友〕,每天都要忍受Anti的惡意咒罵。

  但泰妍卻堅強的面對著,即使生病了,也不曾退縮,當時那幺勇敢的泰妍就深深的吸引著伯賢。

  後來伯賢因緣際會地加入SM Entertainment之後,又近身接受著泰妍的照顧,那原本像是粉絲崇拜偶像的感情,很快就蛻變成男對女的愛慕之意。

  但很可惜的是,泰妍雖然很欣賞他,卻大半是以照顧後輩的心態。

  直到伯賢宣稱泰妍是他的理想型之後,這才也點轉變,但也只有一點而已,直到哪一天的到來…………

  伯賢永遠忘不了那一天的情況,當時EXO結束當天的節目錄影時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告別了夥伴;伯賢回到SM公司,明面上是說要加強舞蹈能力,其實是希望看能不能見到夢中情人一面。

  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才剛停好車,伯賢便看到泰妍和她的閨密蒂芬妮出現在地下停車場。

  遠遠的看見心目中的女神,伯賢難掩心中的狂喜,激動的叁步併作兩步的跑上前去,大聲地打招呼:「哈尼阿西悠前輩,我是EXO的伯賢。」

  兩人被他嚇了一跳,在韓國明星可是高風險的職業,常有私生飯跟蹤,更恐怖的還是怕遇到ANTI,這些人可是什幺都做得出來。

  蒂芬妮定了定神確認是他,氣憤得打了他的肩膀說:「你想嚇死人啊?」

  伯賢憨笑了一下,不敢多說什幺,這位蒂芬妮前輩別看她總是笑眼迷人,伯賢可是很知道她的厲害。

  從美國回來的蒂芬妮,剛來公司的時候因爲語言不通,很是郁悶的一段時間,那時她常去找同是美國回來的2PM成員一起去夜店狂歡,說是豔名遠播絕不誇張,只是SM太強大了,2PM因爲去夜店的關係被人指責,她一點事情都沒有,一樣以清純的形象出道。

  最近她終于跟2PM的泰國王子nichkhun定了下來,讓她的前炮友玉澤演非常不爽,聽說兩人還差點打起來,也不知道她是怎樣安撫下來的,也許是3P?伯賢有些邪惡的想像著。

  其實伯賢還曾在MBC的樓梯間碰到蒂芬妮和nichkhun兩人在親熱,他們也不管MBC人來人往的可能被人發現,當時蒂芬妮還穿著〔I GOT A BOY〕的打歌服,也就是一件露臍的T恤,兩人吻得火熱,伯賢還看見nichkhun的手直接伸到T恤裏面玩弄蒂芬妮的乳房,而蒂芬妮也不甘示弱,當場就把nichkhun的肉棒掏出來,幫他撸管。

  說實話,蒂芬妮的手非常漂亮,手指根根如玉,而且蒂芬妮的手淫的技巧非常好;伯賢清楚的看到nichkhun的肉棒被他撸的硬到極限,龜頭都發紫了,如果不是時間不允許,nichkhun八成會忍不住幹進蒂芬妮的騷穴裏去。

  伯賢非常痛恨自己的眼力幹嘛那幺好,害他被刺激的自己跑到廁所去放了一炮才冷靜下來。

  泰妍看到伯賢,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其實泰妍早在練習生的時候就非常照顧伯賢,而且還有合作過,現在會感到害羞,其實正是因爲伯賢最近逢人必說自己是他的理想型有關。

  伯賢看見泰妍害羞的樣子,自然知道原因,也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過看到泰妍並沒有討厭的表情,知道她很有可能也是喜歡自己的,心中不由暗自竊喜。

  蒂芬妮看著兩人尴尬的樣子,心裏覺得好笑,故意輕咳了一聲說:「伯賢啊!剛好遇到了,我也有事找你說說。」

  伯賢滿頭霧水,不知道蒂芬妮要跟他說什幺,不過還是恭敬的說:「前輩請說。」

  蒂芬妮故作嚴肅的說:「身爲你的前輩,我有責任指導你一下,你說你最近一直說泰妍是你的理想型到底是什幺意思?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你一直說一直說,你有考慮過泰妍的立場嗎?就算是爲了節目效果也太過分了吧?」

  伯賢聽到蒂芬妮的指責,一下慌張了起來,連連搖手說:「沒有沒有,我不是爲了節目效果,我是認真的。」

  蒂芬妮微瞇著眼,一臉懷疑的說:「你說你是認真的?」

  伯賢一挺胸,宛如向李秀滿老師報告一樣的:「當然!」

  蒂芬妮噗哧笑出來:「那真是太好了,因爲啊!嗚哩泰妍也是每天…………」

  泰妍聽蒂芬妮越說越不像話,連忙扯了她的衣袖,羞惱的說:「帕妮呀……」

  不過這時伯賢已經驚喜地問:「前輩說的是真的嗎?」沒等她們回答,已經自顧自的歡呼起來了。

  看著他的傻樣,原本還有點害羞得泰妍也笑了出來,笑罵他說:「你這傻瓜,也不看看現在是幾點了,被別人看到了,會被人當成神經病的。」

  可是興奮中的伯賢卻拉起泰妍嬌嫩的玉手說:「我不怕,只要能跟奴娜在一起,我什幺都不怕。」

  泰妍被伯賢突然的態度弄得愣了一下,突然再次笑出來,揉著他的頭髮輕聲讚歎:「伯賢你真可愛。」

    邊伯賢臉頰微熱,不知道怎幺反應,只是興奮的憨笑著,心裏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喜悅所填塞充滿。

  蒂芬妮打了個寒顫,搓的手臂說:「哎一古,好肉麻喔,我受不了了,先回宿舍去了;伯賢,泰妍就交給你了,一定要好好疼愛她喔。」

  泰妍氣惱的叫:「死丫頭,胡說什幺呢。」

  蒂芬妮哈哈大笑著:「不說了,不說了,我先走了,掰掰∼」

  泰妍氣得要去追她,伯賢卻怕泰妍跟著也跑了,情急之下就伸手拉住泰妍的手,沒想到這幺一拉,就把泰妍拉進了自己懷裏。

  泰妍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可是當她被伯賢緊緊擁抱著時,卻能感受著伯賢懷抱溫暖,同時也感受到伯賢滿心的歡喜。雖然有些害羞,但泰妍還是不由得甜蜜的笑了。

  伯賢低頭深情無限的看著懷裏的泰妍飽含愛意的說:「努娜,我愛你!我要永遠和妳在一起……」

  說著說著,伯賢輕柔但勇敢地把泰妍一把緊緊攔腰抱住。

  泰妍的身體是那幺的柔軟溫暖,呼吸也是那幺的輕柔芬芳,而她少女獨有的體香味更令伯賢心猿意馬,慾火高昇。

  「啊」,泰妍忍不住嬌吟了一聲,接著就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伯賢見她如此嬌媚可人,忍不住湊過嘴去偷偷吻上了她那鮮紅微翹的小嘴,泰妍輕輕顫抖著,卻立刻激烈的回應著。

  爲了能給泰妍留下一個美好的記憶,伯賢非常的溫柔,細細的品味著泰妍的吻。

  終于,泰妍的雙齒被伯賢溫柔啓開了,伯賢的舌頭順勢鑽了進去,和她的香舌纏繞在一起,吸取著甜蜜的芳香。

  泰妍的嘴唇有種香醇又帶點酸甜的特殊味道,這味道讓他沈迷其中,欲罷不能。

  兩人激烈的親吻著,兩條肉舌瘋狂的糾纏著,讓人無法相信,這居然是她倆的初吻。

  良久唇分,一絲晶瑩剔透的口津從兩人的嘴角牽扯著,分而不斷。

  泰妍擦了擦嘴角的液體,帶著魅惑的眼光流離,嬌媚的笑著說:「感覺如何?我對我的嘴唇可是很有信心的。」

  相對落落大方的泰妍,伯賢反而有些害羞,不過爲了維護身爲男人的尊嚴,只能強笑著說:「可是我對奴娜的舌頭印象比較深刻呢。」

  看出伯賢的不自在,泰妍輕撫了幾下伯賢的臉頰,妩媚的笑著:「沒關系的,以後你還可以繼續慢慢的嘗試喔。」

    兩人對視而笑著,心中充滿著認定彼此是戀人的甜蜜。
   
  眼看夜色漸深,伯賢戀戀不捨的放開泰妍,但還是牽著泰妍的手說:「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宿舍早點休息吧,奴娜!」

  「好啊!」泰妍甜甜地笑著。兩人十指緊扣的離開了,SM社內第一對CP正式誕生。

    第二章 親愛的泰妍

  自從07年出道以來,少女時代的隊長泰妍總是給人小女孩的感覺,讓人想要呵護照顧她。

  其實稍微了解她一點的人就會知道,她其實是個很大器,很有大姊範的女人。

  從她在SM的交際人脈就可以知道,她和年紀比她大的人,都是非常恭敬而疏遠的態度,基本上沒有什幺交集。不像同隊的jessica,非常喜歡對年長的異性撒嬌。

  但相對比她年輕的同僚卻會給予非常親切的照顧,常常都會有摟抱撫摸之類的肢體接觸。像最近她PO的一張跟KEY的合照,穿著露肩裝的泰妍,卻大大方方的讓他摟著她裸露的香肩,攬她入懷。

  泰妍其實很討厭別人把她當小孩,從〔Run Devil Run〕開始,她就刻意的改變裝扮,也多次在演唱會穿著出格的服裝,什幺露背裝,透視裝都只是小事,連爆乳裝她也穿過,當時還引起全韓轟動。

  只可惜她實在身材嬌小了些,也太童顔了,所以她的努力成果不太明顯。

  伯賢和泰妍自從確定了交往關係之後,泰妍對伯賢就越發的隨意親暱,摟抱親吻都已經是很尋常的事。不過因爲兩人的行程太滿,時間非常有限,所以還無法進行下一步。

  不過如果有人在伯賢面前說泰妍還是小孩子的話,伯賢絕對會明白的告訴她,我泰妍奴那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女人。

  不過伯賢現在的心情不是太好,原因就是因爲泰妍和KEY的那張照片,他忌妒了,看著自己女朋友跟別的男人那幺親蜜,他不忌妒才怪。

  這一天少女時代終于結束了〔I GOT A BOY〕的打歌行程,sm的歌手們要爲她們慶功,大家決定要去聚餐,伯賢也隨著EXO一起前往,不過一直悶悶不樂的伯賢很快地就引起了泰妍的注意。

  聚餐結束之後泰妍故意跟大家說,她想去漢江大橋散散心,一邊又對伯賢打眼色。

  經紀人皺著眉頭說:「泰妍啊!你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默默無名的練習生了,現在還去漢江散步是不是不太好?」
  
  伯賢看到泰妍的暗示,連忙接口說:「哥!剛好我明天休假,想回家休息,不如就讓我陪泰妍奴娜去吧,哥放心,我一定保護好泰妍奴娜安全的,等泰妍奴娜散好心,就送她回宿舍。」

  經紀人想了一下,因爲自己也累了,也想回家休息,于是就答應了,不過還是吩咐伯賢,一定要保護好泰妍。

  衆人對他們倒是沒想太多,畢竟都在同一家公司,又是關係很好的前後輩,只有蒂芬妮對他們發出了一個暧昧的微笑。

  一路上兩人倒是沒說什幺話,可是到了漢江時,泰妍卻沒有上橋,反而帶著伯賢走到江邊公園靠近橋下的隱密處,兩人坐在傾倒的樹幹上。

   漢江公園一邊是大馬路,一邊就是漢江。假日時,首爾市民都會來這裏散步休閑,人潮擁擠。

  不過深夜的漢江公園雖然車輛往來依然頻繁,但公園內卻了無人煙,非常冷清。

  而泰妍選擇的地方也很隱蔽,倒也不怕會被人撞見,無語片刻,還是泰妍打破沈默,只見她瞇著笑眼,軟軟的對伯賢說:「賢啊!你在生氣嗎?」

  伯賢憋著氣說:「沒有!」

  泰妍笑開了,調侃著說:「還說沒有?你看看自己的臉,上面明明寫著『我在生氣』。」

  伯賢聽泰妍都這幺說了,畢竟還年輕,也就沒打算掩飾自己的情緒了,帶點憤怒,但更多的是委屈,他別過頭對泰妍說:「難道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別人那幺親密還要開心嗎?」

  泰妍一付果然如此的表情,安慰的笑著對他說:「果然是那張照片喔,這樣就生氣了?怎幺那幺小孩子氣啊。」  

  泰妍一說伯賢孩子氣,伯賢立刻大怒,自從兩人交往以來,伯賢本來就因爲小了泰妍叁歲而且出道也晚了5年,一直擔心泰妍把她當孩子,這下子泰妍可是刺到他的傷口了。

  伯賢生氣地看著泰妍,就想說些什幺,可當他還沒說出口之前,泰妍卻突然抱著他親吻起來。

  泰妍抱得很緊,吻的也很激情,很快伯賢就沈醉在她的熱吻中,激烈的回應了起來,良久,兩人才氣喘籲籲的分開。

  泰妍緩緩柔柔的親吻著伯賢的脖子和耳朵,邊在他耳邊耳語:「好啦!別生氣了,你看!我不是任你親任你抱?別人稍微摟一下,就不要計較了啦。」

  其實伯賢的怒氣早就被泰妍的熱吻融化了,可是他還在意泰妍剛才說他孩子氣的話,于是他說:「不計較可以,不過你要爲剛才說我是孩子的事道歉。」

  泰妍覺得有些好笑了伯賢這還真像個孩子似的,她帶點寵溺的說:「還要道歉啊?好啊!你要我怎幺道歉?」

  伯賢理直氣壯的說:「要用行動來表示。」

  泰妍好氣又好笑的說:「那要用什幺行動表示啊,你總是要給我個提示吧!」

  伯賢突然拉著泰妍的手往自己褲裆摸去說:「奴娜妳感覺一下它,它因爲妳而變的那幺大了,難道奴娜不應該安慰它一下嗎?」

  泰妍被伯賢突然的行動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收手,卻又被伯賢僅僅壓著,紅著臉的嬌嗔的說:「你啊!還真是越變越壞了。」

  其實她嘴裏雖然罵他變壞了,但心裏還是很爲自己的魅力感到開心的,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慢慢的隔著褲子撫摸著小伯賢。

   泰妍對伯賢的感情有點特別,雖然有愛情的成分,但也混雜著類似姊姊對弟弟一般的寵溺,所以她很能包容伯賢對她的一些無理的要求。

  伯賢看著泰妍精緻的臉龐,呈現出一種從來沒有看過的淫蕩表情,心頭一陣火熱,肉棒翹得更加硬挺,被褲子憋的發痛,忍不住呻吟著說:「奴娜,我的雞巴好痛喔。」

  泰妍微紅著臉,好奇的說:「有那幺痛嗎?」

  伯賢連忙點頭,一臉可憐像的看著她。

  泰妍試探的問著:「那∼∼要不要先脫掉?」

  伯賢大喜,馬上站起來,一把就將褲子給脫了。

  泰妍不好意思的撇頭一看,突然爆笑出聲,「難怪你痛,你那樣不難過嗎?」泰妍笑翻了。

  原來伯賢的龜頭就挂在他的內褲上,被內褲鬆緊帶壓貼在伯賢小腹上,除了龜頭還多出一小截陰莖,看起來就像被勒住脖子喘不過氣一樣。

  「當然難過啊!要不是怕奴娜害羞,我早就拿出來了。」伯賢知道泰妍在笑什幺,抱怨說。

  泰妍有些遲疑的說:「要我幫你脫嗎?」心想到這樣被勒著,一定很不舒服,而且伯賢還是因爲自己才忍耐的,自己實在不該顧慮太多。

  「謝謝奴娜!」伯賢立刻順著泰妍的話說。

  泰妍看著欣喜若狂的伯賢,只好嘟著嘴,拉著他的內褲往下一脫,伯賢脹大粗壯的肉棒馬上彈了出來。

  泰妍一看到伯賢的兩腿之間,就驚訝的合不攏嘴,她完全想不到伯賢的那一根肉棒,居然有20公分長,而且又大又粗,尤其是龜頭,又粗又紅又大又肥,沒想到看起來瘦小斯文的伯賢,居然有這幺大的家夥。

    泰妍用手掩著嘴,驚訝的想著:「唔……天呀!真沒想到,哦……伯賢……居然有這幺大。」

  伯賢看到泰妍看著他的肉棒發呆,心裏也很得意,免上卻平靜的很,還故意催促她說:「奴娜,可以開始了嗎?」

  泰妍還在發楞,傻傻地問說:「什幺?」

  伯賢下身一頂,龜頭就撞在泰妍最引以爲傲的豔唇上。就這樣一個輕輕地接觸就讓兩人宛如觸電一般。

  伯賢強忍著龜頭傳來的酥麻感,還假純真的說:「就是安慰他一下啊。」

  泰妍才明白,氣惱的說:「呀!你是要我幫你口交?」

  伯賢憨笑著點點頭,泰妍看著他俊美又可愛的臉龐,無奈的白了他一眼:「好吧!」

  從沒有在這幺近的距離看到男人的勃起的粗大的雞巴,泰妍又是羞赧又是好奇,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握住麵前的粗大雞巴,火熱的肉棒在小手上沈甸甸的很有份量,一抖一抖的充滿著年輕的生命力。

  泰妍扶起手上的大雞巴,感受著它的溫柔與霸道,沒想到本已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搓弄下竟然變得更爲碩長,前端龜頭濕潤光滑,馬眼都張開了。

  泰妍先用手套弄著他的肉棒,心裏有些害怕皺著眉頭抱怨說:「這幺大,要怎幺弄啊!」

  心想沒辦法了,只好先試著親吻了伯賢的龜頭一下,也不過就這幺一下,伯賢立刻感受到從肉棒的尖端傳來極爲強烈的刺激,令得他全身都震了一下。

  泰妍看到伯賢的反應居然這幺劇烈,就開始試著用舌尖舔弄伯賢的龜頭,而且雙手合併的撸弄他的陰莖。丁香微旋,嬌滑玉舌羞怯怯地輕舔起龜頭微潤的大雞巴。

  泰妍撫弄著伯賢的陰莖,舌頭在龜頭上舔來舔去,她原本想將龜頭含到嘴哩,卻發現只能含住龜頭尖端。

  泰妍抓住了伯賢的肉棒,稍微用力地一鬆一緊地握著,還前前後後的套弄著。

  小嘴雖然不能全根含入,卻也含著龜頭一上一下的含弄起伯賢的肉棒來,很快的裏就響起,一陣『呼哧…呼哧…!』的口腔套動肉棒而發出的聲音。

  她抱怨的想:「怎幺會這幺大啊,含都含不進去,我看只有允兒那張鳄魚嘴才行喔!。」

    舔著舔著,泰妍羞赧萬分地發覺大陽具在她的舔吮下更爲硬挺而且還變得更熱更燙,有如昂頭嘶吼的巨獸,泰妍既害怕又憐惜的張開櫻桃小嘴,盡量將聳立在臉前跳動不已的大肉棒含入口中,吞吐套弄起來,試著平撫它久抑的「怒氣」。

    伯賢看著這個以前心目中神聖不可侵犯的高貴女神正埋首在自己的胯下,用她性感香豔的櫻桃小嘴爲自己口交,女神與神女、天使與蕩婦的強烈的對比,心中湧起的征服快感比起肉體的舒爽更要來得劇烈刺激。

  「嗯……嗯……嗯……嗯……」伯賢舒服的發出低吟。「哇!這真是……太爽了!」他心裏想著。

  因爲泰妍舔弄著伯賢肉棒的緣故,使得他的兩腿開始顫抖了起來,而且從龜頭前端傳來一陣又一陣伯賢從來沒有過的奇妙感覺,令得他禁不住地要扶著泰妍的頭才能夠好好地站立著。


  泰妍剛剛結束〔I GOT A BOY〕的打歌行程,還沒來的及改變造型,一頭染著栗色的披肩長髮,隨著她的動作晃動著,宛如一片栗色的海浪。

  就在泰妍的吸吹含吮之下,伯賢忍不住地開始呻吟了起來:「喔……喔……喔……喔……啊……啊……喔……喔……喔……奴娜……妳舔得我好爽……我……從來沒有過這樣舒服的感覺……啊……啊啊……啊……喔……嗯……。」

  泰妍今天穿的衣服領口比較鬆,在她幫伯賢吸吹含吮時,在她的頭一前一後的滑動時,她衣內的春光也隱現在伯賢面前。

  「哇!……泰妍奴娜的胸部……又大又圓……怎幺有這幺美的東西……真是尤
物……好正點!這真是太刺激了!」伯賢幾乎無法用言語來充分表達此刻內心的感受!

  對著泰妍說:「奴娜!我想摸你的胸部可以嗎?!」

  泰妍吐出伯賢的肉棒媚眼如絲的看著伯賢說:「想摸嗎?賢賢想摸奴娜的胸部嗎?」

  伯賢激動的說「想!我想摸!」

  泰妍含羞的笑著細聲的回說:「你...可以摸喔!」接著她隔著T恤反手解開了自己胸罩的背扣,將胸罩拉出來,抓住伯賢的手引導著去探入衣服裏,去撫摸她渾圓飽滿的雙乳,這才又含入肉棒繼續舔呧。

  伯賢的手探入泰妍的領口裏,抓捏搓揉著泰妍的奶子,看著她雪白的奶子在自己的手裏不斷的變形,心裏十分激動自豪,這是泰妍的奶子,是世界頂級女子天團少女時代隊長,泰妍的奶子啊!現在居然隨便自己捏扁搓圓的,這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泰妍的肌膚非常白晢,奶子雖說不上多大,卻也頗具規模,乳暈奶頭呈現淡淡的粉紅色,而且既圓又堅挺非常漂亮。

  「好柔軟,好舒服!原來摸女人的乳房是這幺舒服的事啊!」伯賢彎腰摸著眼前一覽無遺的泰妍奶子,邊搓玩邊享受泰妍對她的雞巴細膩口交,心底感動讚歎道。

  伯賢的揉弄,也讓套動著肉棒的泰妍情不自禁,從她的鼻腔裏發出了聲聲誘人的輕吟聲。

  「唔…唔…唔!嗯…!嗚…唔…!」

  低而媚的呻吟聲不斷的傳進伯賢的耳中。

  「唔…!奴娜啊!…你的聲音…真好聽!…難怪別人都說…努娜是女團…唱功第一……呵呵!……」

  泰妍不滿的白了他一眼,這壞人,居然還取笑她,泰妍報複的加快了起伏的頻率,可是這種變化卻讓伯賢更加的興奮。

  伯賢感覺他現在好幸福。一邊享受著肉棒在泰妍口腔中不停進出的快感。一邊又在陣陣快感中同時盡情地玩弄、揉捏著泰妍胸前的豐乳,特別是當伯賢將泰妍的乳頭,也玩弄的變硬硬時特別有手感。

  伯賢拇指輕輕的撥弄起他最喜歡玩弄的泰妍胸前那如櫻桃般隆起的乳頭。

  泰妍用嘴套動伯賢肉棒是有快慢、深淺的變化,受這影響,伯賢在揉搓泰妍乳房時,他手上的動作也是輕重、緩急各有不同。

  不間斷的快速口交,讓泰妍感覺自己的嘴都開始變酸了。

  泰妍將緊含在口中的肉棒鬆開,改用雙手握在伯賢那根,滿是她口水的肉棒上上下套動著。

  擡頭用她妩媚眼神看著伯賢輕嗔微怒的抱怨說:「賢賢!你真得很討厭唉!奴娜嘴都酸了,你都還沒射!」說完,她還誇張的上下張著嘴唇。

  伯賢感覺泰妍就像一只傲嬌的波斯貓,正喵喵叫著向他撒嬌一樣,真是可愛極了。于是,他用大拇指輕輕的彈了下泰妍粉嫩的乳頭。

  可能力道有點過大,似乎弄痛了泰妍,只見泰妍皺眉嗔說道:「啊!賢呀,你要溫柔點啊!弄痛了我!我就不給你玩了。」

  伯賢忙道歉並立刻放輕撫摸的力道。

  就在他深深陶醉在半裸的泰妍口交服務下,不知不覺地,已經要射精了,麻酥酥的快感隨著泰妍小嘴的套弄像潮水般一波波湧來,強烈的刺激著他的神經,直沖強忍已久的下腹,憋了一整個晚上的精液再也控製不住,伯賢他忙不叠地大吼一聲:「奴娜,我要出來了。」

  陰精如湧泉般噴出,瞬間鑽入泰妍濕熱的口中,想到不該對這高貴的女神如此猥亵,伯賢急將抽搐不已的雞巴抽出,但是這一抽,卻正好使得射出來的精液,全部地射在泰妍的臉上。余勢未消,剩余的白色精液,射向泰妍的秀發、潮紅的嬌靥、修長的玉頸,最後滴淌到她高聳雪白的乳房。

      隨著精液的傾泄,積壓已久的沖動得到了滿足,伯賢喔的發出一聲舒爽的
呻吟,全身一陣痙攣,久久不能自已。

    沒想到以前只能在日本A片才看得到的淫穢畫麵,竟然出現在眼前,而女主角還是幾天前自己還敬若天人的女神前輩。

  而泰妍也被這突然發生的事情給驚呆了,氣憤地對伯賢大叫:「呀!邊伯賢!你就是這樣對待奴娜的嗎?」

  伯賢急忙道歉,隨手幫她擦掉臉上的精液。見泰妍一臉的驚慌失措,嘴角流出白色精液,雪白晶瑩的胸乳盡是斑斑點點,伯賢又是得意又是歉疚,語氣極度溫柔地道:「對不起,奴娜!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忍太久,控制不住了。」

  原本伯賢想著泰妍一定會生氣的訓斥他,沒想到泰妍卻只是無奈的說:「哎!你這個害人精。」

  本來還擔心泰妍太過委屈的伯賢,萬萬沒想到這個在舞台上高高在上、霸氣十足、令大多數男人自慚形穢的高貴女神,竟然會變得如此溫順,而且似乎還誤打誤撞,讓這個除了工作之外,生活單調貧乏的大美人而對自己更加著迷。

  泰妍帶點嬌嗔的看著手忙腳亂的伯賢,說:「這下你滿意了吧!」

  伯賢連忙撒嬌的挽著泰妍的手,搖晃的說:「太滿意了,這可是少女時代的泰妍奴娜啊!居然能這樣幫我,我真是太感動了謝謝奴娜。」

  泰妍看他憊懶的樣子,忍不住笑罵著拍打他的肩膀說:「你還說∼噁不噁心啊!臭小子,滿意了就送我回去吧!你的味道好重,我得趕緊回去洗洗。」

  伯賢立刻搞怪的立正行軍禮說:「是的!奴娜!我立刻送您回去。」

  泰妍忍著笑,故作嚴肅的說:「嗯∼好好聽話,這樣才會有下一次,明白嗎?」

  伯賢大喜緊緊的擁抱著泰妍,深深的吻著她:「謝謝奴娜。」

  泰妍被他吻得滿臉通紅,嗔笑著拍打他說:「你這瘋孩子,走啦回去了。」

  兩人嬉笑打鬧著離開這幺讓他們無比快樂而又懷念的地方。
欧美日韩一区二区成人午夜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