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肉体摄影日本无遮真人裸交视频恋综观察员,门槛最低的综艺岗位

精彩内容:

2021年的綜藝市場甜度過高。從年初的《平行時空遇見你》到年中的《再見愛人》,再到秋天的《機智的戀愛》《心動的信號4》等,戀綜季有成爲戀綜年的趨勢。

既然說是戀愛觀察類綜藝,戀愛和觀察幾乎同等重要。尤其是節目前期,觀衆知道那些素人是誰啊?還不得靠直播間的明星觀察員強勢輸出,金句上熱搜是少不了的。

而戀綜觀察員,卻又是就業門檻最低的綜藝職位。想做選秀節目導師,好歹唱跳拉普創作得有一項拔尖的;想參加慢綜藝,就算沒有做飯的手藝,至少得有挖紅薯的力氣;可到了戀綜這兒,人人皆可觀察員。

其中,《女兒們的戀愛》系列采用明星父母親友 主持人的方式進行觀察,親友也屬素人,不在統計範疇。如此一來,這12檔戀綜裏,一共出現了包括明星、KOL及專家在內58位名人觀察員。

從婚戀情況看,這58位觀察員中,已婚人士不到叁分之一。未婚群體中有半數沒有公開過戀愛情況,甚至有人從出道後從未談過戀愛。從年齡來看,90後明星占主流。與新綜相比,綜N代的觀察員平均年齡更趨向于年輕化。

已經婚戀的明星,尚可算是過來人的經驗談;爹媽觀察自家兒女,可以提供親人視角;但戀愛都沒談過(表面上)的愛豆,EMM,難道是可以代表廣大母單的心聲?

黃金六人,流量加碼

多數國産戀綜傾向于采用“有婚育經驗的明星 流量明星 情感專家”的安全牌組合,而已經做出品牌的綜N代,如《心動的信號》系列則去掉了“專家”,增加了流量明星的數量。

從這一點似乎也可以反推出:對戀綜而言,“創品牌”時期更依賴情感專家坐鎮。一旦有了固定受衆,且節目在制作中探索出一套有效的方法後,專家的存在就變得可有可無起來,不如流量明星好歹還能自帶幾個賣力宣傳的粉絲。

在這58人中,有過多次出任觀察員經曆的明星不多。“叁進宮”的僅張紹剛一人,兩次做觀察員的則有伊能靜、朱正廷、張純烨和姜振宇四位。當然這也與綜N代要保持嘉賓陣容的穩定性有關。

戀綜觀察員的陣容,也讓人嗅到一絲“再就業”的味道。畢竟這玩意“好塞人”的程度也就僅次于甜寵網劇。

這幾年優愛騰大搞選秀,出道名額有限,各家手裏都握著不少距出道僅一步之遙的“飲恨型選手”,這些自帶一定人氣的愛豆們,在戀綜中找到了自己的新角色。

芒果靠著“姐系”節目吃到了甜頭,節目完播後再獲關注度的姐姐們,也多選擇戀綜作爲繼續發光發熱的舞台。五檔芒系戀綜,就爲五位姐姐提供了新就業機會。

除了選秀節目走出的新老面孔,當下是否有討論度也是觀察員人選的衡量標准之一。

李沁自從《慶余年》後人氣穩步上升,尤其在直男群體中頗受好評,更一舉拿下今年的虎撲女神桂冠,順理成章成爲《機智的戀愛》觀察間的一員;2020年上半丁禹兮憑借《傳聞中的陳芊芊》成爲“猴系”流量擔當,同年下半年,他就出現在《心動3》的觀察員序列中。

當然,爲了控場以及抛梗制造看點,觀察員仍舊會保留至少一位口條利落或者能給出觀點的嘉賓,如《女兒》系列的張紹剛、《我們戀愛吧》系列的伊能靜等。

磕糖、吐槽、看戲,N種觀察方式

爲什麽硬糖君覺得戀綜觀察員這個活兒誰上誰都行,甚至硬糖君老媽都能幹得比流量愛豆更好,我們只消看看他們的工作內容:

按照觀察方式不同,我們可以將觀察員分爲四大類,磕糖、吐槽、看戲與金句型。大部分流量藝人都是“磕糖”式:對素人組合有自己的取向偏好,旗幟鮮明地站CP,看見男女嘉賓牽手比觀衆老爺還要激動。

倒也能理解。流量不能公開戀愛、起碼不能顯得“身經百戰”,如果在節目中變身名偵探,對感情的蛛絲馬迹解讀得頭頭是道,難免會引起粉絲的懷疑。與其受累不討好,不如變身嗑藥雞,在直播間沉浸式追綜。情到深處跟著哭,沒准還能換來個#仙女落淚#的熱搜。

坦白說,磕糖、看戲確實是藝人自己的安全牌,但也削弱了節目的可看性。有效觀點輸出太少,跟著男女嘉賓一驚一乍的觀察員,只能讓人感慨“錢好賺,我也行”。

大S之後,又有張雨绮、楊超越、王菊等藝人加入此派。不過吐槽,不僅對藝人情商、表達有要求,還要看吐槽者的江湖地位。

張雨绮與大S,“猛女”形象深入坊間,加之出道多年,就算在節目中點評犀利直接一些,大衆也喜聞樂見。而楊超越與王菊,出道不過3年,江湖地位不穩,吐槽能否被接受就看個人技能。

超超越越不愧是綜藝之光,雖然也走吐槽路線,但點到爲止且吐槽對象多爲男生;而菊姐在選秀時情商過人,進了觀察間就直接對素人女嘉賓開火“想成爲團體裏最出彩的”,被群衆怒斥網暴素人不得不道歉。

吐槽有風險,對技巧性要求又高。不少嘉賓吐槽既不有趣,也不真誠,還不如看《愛情保衛戰》上素人夫婦互撕帶勁。

采用金句模式的觀察員,一般都有婚戀經驗,代表人物就是伊能靜。

文青伊能靜出過不少書,觀察細膩表達能力又極強,加之本身是個“作女”,說起戀愛心機頭頭是道,給節目平添了不少看頭。《機智的戀愛》選擇蔡康永坐鎮,顯然也是看重了康永哥那份洞察力與表現力。

但也正因爲金句派觀察員輸出幹貨多、容易獲得觀衆好感,于是江湖上又出現了“僞金句”派。

這一派別的觀察員(就不點名了),很像是當年參加《演員請就位》的郭導,偷偷背了不少戀愛大道理,就等著合適的機會把金句抛出去。但背金句和創金句之間的區別,觀衆老爺們一眼就能看出。有時候看著觀察員想方設法在某個橋段祭出戀愛金句,真想對節目組大喊“開除ta,讓我來,保證更走心”。

戀綜觀察員,門檻並不低

從統計表單不難看出,說戀綜觀察員沒門檻確實不算冤枉。尤其已經做出品牌效應的綜N代,甚至試圖通過節目反向爲觀察員制造話題。

但觀察員真的沒門檻嗎?

這六個人因經曆、定位不同,在節目中提供了四種不同視角的觀察。國綜雖然還采用六人組合,但已經打破了“1 1 2 2”的公式,甚至有些節目會采用“1名主MC 5名流量”的方式來引流,導致了觀察視角的單一,削弱了觀察間的可看性。

有些節目采用KOL替代專家,效果也不算好。比如Alex大叔、韓火火等,也算是玩轉網絡的達人,但上了節目總是蜷手蜷腳放不開,還不如日常視頻裏的他們有趣。沒有合適的專家,這就意味著,明星要承擔起一部分、甚至全部的情感專家工作。

戀綜采用觀察間與真人秀雙線並行的模式,並不是要給明星們創造一個坐看別人搞對象的賺錢機會,而是要通過觀察間的討論、猜測甚至爭執,爲真人秀創造懸念與看點。

從討論度與播放數據來看,經過四年時間,現有戀綜模式已顯出頹勢,即使有熱度也是靠著群衆自發“抓壞人”“打小叁”創造的,觀察員的貢獻不大。至于那些與觀察員瞬間表現有關的詞條“某某仙女落淚”“某某磕糖磕瘋了”,由于短視頻平台的存在,也很難靠這種碎片化的內容,爲節目引流。

概括說,戀綜觀察員需要的無非是兩種能力:理性與感性。理性即抽絲剝繭,分析事實,能看清被觀察者情感走向;感性則考驗表達與共情的能力。前者或需要經驗積累或需要對微表情、心理學等有所研究,明星尤其是愛豆們具備這種能力的不多;後者不僅要敢說還要會說,就算是吐槽也有技巧。

爲啥電波怒漢萬峰罵人這麽凶還有人喜歡?因爲他知道什麽能罵什麽不能罵。掌握說話之道還不夠,還要能get我們內地觀衆的“點”。康永老師來內地發展平平,也有這種水土不服的原因。

眼下,優愛騰芒紛紛探索戀綜新模式,這一品類仍是各平台布局重點。模式創新固然應該,觀察員門檻也亟待提高。把話題明星塞進戀綜替我等觀衆看戲磕糖,還不如短視頻、公衆號裏的情感大師自成體系呢。

文章來源:娛樂硬糖 肉体摄影日本无遮真人裸交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