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卡一卡二卡三老狼信息网淫乱的表舅妈

精彩内容:


表姐她們互換一個眼色,便一起來到姨丈的面前。

       堂妹道:「我們大家一起乾杯吧!」

       衆人一起舉杯,互相碰杯子,把酒喝光。

       姨丈也喝光了酒,笑道:「這杯酒好像有點不對,是不是加上了別的東西。」

       小阿姨道:「你以爲加上了什幺?」

       姨丈道:「是加上了另外一種酒,是不是呢?」

       堂妹十分得意,她道:「等一會你便會有答案了,來,我們跳舞!」

       姨丈道:「好!我從未試過天體跳舞的呢!這倒十分有趣。不過,我有一個
     提議,不知妳們同不同意?」

       堂妹問道:「你有什刺激的花樣?」

       姨丈道:「改播舊音樂,我們只跳狐步舞,或是華爾滋,如果新潮的話,搖
     搖擺擺妳們身上少了一件東西,我卻不同,那是有失公平的。」

       她們起先不明白。

       姨丈搖擺給她們看,她們才哈哈大笑。

       原來,姨丈的特大肉棒,搖來晃去的,很是奇觀。

       堂妹笑道:「好吧!雖然我很喜歡看,但你即然不舒服,只有播舊音樂了。」

       她低聲的對嬸嬸她們說:「暫時依照他的話去做吧!不會多久藥力發作,我們
     便會有好戲看了。」

       她們看著走去更換唱片的姨丈,一起在偷笑。

       表姐對姨丈,早已著迷。

       她雖然在笑,但心中不忍,她覺得不該在他的酒中下了迷幻藥,這幺好的一塊
     料,爲什幺大家不利用來享樂一番呢?

       音樂播出慢步的音樂。

       嬸嬸搶先和姨丈起舞。

       她緊緊的把豐盛的胴體,貼住姨丈跳舞,低聲道:「你現在覺得怎幺樣?是
     不是有什幺不對,是不是?」

       她十分關懷姨丈。

       姨丈笑道:「當然有點不對了,妳應該感覺到,我是不是很失禮,太沒有禮貌!」

       嬸嬸一笑:「你的生理上的自然反應,如果沒有反應,我們兩人都不對。」

       姨丈問道:「什幺兩人都不對呢?」

       嬸嬸道:「一方面,我沒有吸引力,你才沒有反應,另一方面你沒有反應,那
     你可能是無能了。」

       姨丈哈哈大笑。

       這時,堂妹和小阿姨共舞,而姑姑和表姐,她們都覺得有種新奇的感覺,因爲她
     們雖然以前也常常裸體共舞,但都是跳新潮舞。如今,肉體接觸的雖然都是女人,
     但總覺得有奇異的刺激。

       一支音樂完了,接著第二支音樂。

       突然,堂妹吃吃的笑,說道:「真有趣,我們都好像要飛上天了。哈哈哈!真有趣。」

       這使衆人訝異萬分,向堂妹看去。

       堂妹竟然一邊笑,一邊擁吻著小阿姨。

       小阿姨推開她道:「堂妹,妳怎幺了!妳做什幺?」

       堂妹哈哈大笑道:「洪,你不要躲啊!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洪,你不能離開我
     ,我們兩人雙雙在雲層上,你不怕跌下去嗎?快過來抱住我!哈哈哈哈!」

       姑姑驚訝地問道:「堂妹,妳怎幺啦?妳脫了線嗎?」

       堂妹搖頭笑道:「我沒有脫線!」

       姑姑道:「那幺,妳知道我是誰?」

       表姐也問道:「妳看看我們是誰?」

       堂妹笑著,用手指向她們數著說道:「妳們是天使,一二叁四個天使,哈哈哈
     !妳們走開吧!不要看著我和洪,走開,回到妳們的天堂去吧!」

       嬸嬸訝異地看著姨丈,心中想!奇怪,洪卻沒有反應,倒是堂妹像吃了迷幻
     藥似的。

       姨丈對堂妹道:「妳不停的叫洪,洪是什幺人?」

       堂妹笑著指指摟住的小阿姨道:「妳問她嗎?他是洪,是我心愛的男人,我愛他
     愛得要發瘋了!」

       嬸嬸對姨丈道:「奇怪,堂妹爲什幺脫了線,她把小阿姨當作你呢?怎幺搞的?」

       姨丈道:「她好像吃了迷幻藥了,爲什幺好好的吃迷幻藥?」

       這時,小阿姨、姑姑和表姐,都向姨丈看。她們心中都在想,奇怪,爲什幺洪
     大偉還那幺清醒?

       嬸嬸這時突然輕輕噢了一聲,瞪大眼睛向姨丈看,便嬌媚的一笑,低聲道:
     「我從未試過站著玩,而且還是跳舞。」

       堂妹卻拖住小阿姨,要入房內。

       小阿姨奇道:「堂妹,妳怎幺啦?我不是洪,洪在後邊,妳看見嗎?」

       堂妹笑道:「妳以爲我喝了酒,洪,不要和我開玩笑,這裏人多,我們不要做
     樣本給她們看,我們到房裏去。」

       姑姑在小阿姨耳邊低聲的說:「妳陪她進去,真奇怪,爲什幺她會這樣,而洪卻
     沒有事,會不會剛才的酒擺了烏龍?」

       小阿姨點點頭道:「也許是吧!」

       堂妹已把小阿姨拖入房內。

       表姐對嬸嬸道:「這怎幺辦?」

       嬸嬸這時卻是媚眼如絲,嬌喘連連。

       這使表姐詫異萬分問道:「妳怎幺啦?有氣無力的,妳在做什幺?」

       嬸嬸道:「洪,太好了!」

       姑姑也十分奇怪,她向嬸嬸看去,由上向下看,馬上哎呀一聲,說道:「嬸嬸
     一邊跳舞,一邊偷食。」

       姨丈哈哈大笑,說:「你們叁人喜歡這樣和我跳舞嗎?如果不反對,我們輪
     流玩吧。」

       表姐和姑姑都齊聲說好!

       姨丈笑道:「但是,妳們要對我說實話,爲什幺堂妹會變成這樣子?」

       嬸嬸道:「妳們告訴他吧!」

       表姐道:「我們都是來協助堂妹對付你的,她暗中在那杯酒下了迷幻藥,但不
     知爲什幺,她卻變成了服食迷幻藥,兩你卻竟安然無事。」

       姑姑道:「剛才,你不是喝了迷幻藥酒了嗎?爲什幺你好像沒有功效,爲什幺?」

       姨丈哈哈大笑,說道:「我也不明白,不過,醫生告訴過我,我的胃有一種
     特別的酸素,是可以化解迷幻藥這一類的毒藥的呢!便安然無事,不起作用的。」

       嬸嬸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沒事。」

       姨丈道:「如果有事,妳們就麻煩了,醫生對我說過,如果我服了迷幻藥有
     事,便會兇性大發,會殺人的呢!我會把你們五個人都殺了。」

       表姐道:「你殺了我們五個人,你就變成殺人犯了。」

       姨丈道:「我不會有罪的,我在迷失了本性的形態殺人,而且,迷幻藥也是
     你們暗中下的!與我無關,妳們是自取其咎。」

       嬸嬸一征道:「剛才,你喝了那杯迷幻酒,不知有沒有事,萬一你的胃不能化
     解,等一會妳不是會發狂殺人嗎?」

       姨丈點點頭道:「不錯,我會殺人。」

       她們叁人都大驚失色。

       嬸嬸忙推開他,說道:「洪,如果你藥力發作,第一個便會殺最接近你的人,
     那便是我了?」

       姨丈點點頭,突然,他跌跌撞撞,像喝醉了酒,他道:「糟了,我的胃今天
     無法化解迷幻藥,你們在我的酒中,下的迷幻藥一定很多,我很快便會發狂,會殺
     人了!你們快點逃走!快點!也把堂妹帶走,否則,我一失去理性,便會殺人!快走!」

       叁個女人,大驚失色,只見姨丈此刻倒在沙發上喘息!

       姑姑忙對衆人道:「快,快去穿衣服。」

       她們匆匆穿回衣服。

       走入房內,堂妹正在糾纏小阿姨。知道了原因,也大驚失色,她推開堂妹,去穿
     回衣服,嬸嬸她們也替堂妹穿衣。

       這五個女人,急急忙忙,奪門而逃。

       姨丈見她們狼狽逃走,不禁哈哈大笑,原來他是暗中動手把有迷幻藥的酒,
     換給堂妹。

       這一回,胭脂馬堂妹與四個死黨,以爲可以把姨丈好好的教訓一頓,怎知卻
     反而被姨丈戲弄。

       姨丈哈哈大笑,他把門關好,忙走進堂妹的房間,入浴室洗了澡,便在床上
     躺下去,一轉眼便睡著了。

       早上醒來,張開眼睛,不禁吃了一驚。

       因爲,他看見床前坐了五個女人。

       正是堂妹他們五個人,原來她們早已回來了。

       姨丈笑笑,問道:「昨夜,我爲妳們五個人服務,一直到今早才睡,妳們不
     是都在客廳睡著了嗎?這幺早便起來!」

       嬸嬸奇道:「什幺?你說昨天晚上,你和我們五人…」

       姨丈點點頭道:「妳們都忘記了嗎?妳們這五虎將真是十分厲害,每人都如
     狼似虎,而且每一個都喜歡咬人,我被妳們咬得遍體鱗傷呢!奇怪,妳們都好像忘
     記了!」

       堂妹向衆人看看說道:「洪,我們喝酒太多,後來你怎幺樣了?做過什幺事?」

       姨丈繼續扯謊道:「我曾逃走,因爲妳們都有虐待狂,我逃上天台可以飛上
     天,但又被妳們捉回來。妳們好像記不起來,我覺得這些事只是夢,真是奇怪了!」

       姨丈向堂妹看,只見她秀髮蓬亂,衣服汙穢破爛,手腳有傷痕擦了藥水,洪
     大偉心中好笑,不用說,是堂妹喝了迷幻藥酒,昨夜在街上闖了禍。

       姨丈故意驚訝的問:「堂妹,妳爲什幺弄成這樣子?」

       小阿姨替她答道:「堂妹有夢遊症,她昨夜夢遊走出街外,倒在地上。」

       堂妹點點頭。

       姨丈心中好笑,但卻忍住笑,說道:「你們五個人,我猜昨夜一定開我玩笑
     ,給我喝迷幻藥酒才會使我覺得生了翅膀,對了,我不是做夢,是迷幻藥發作。我
     曾有一次經驗,當時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殺人犯,到處要殺人,我打傷了五男二女呢
     !第二天,我的雙手也受傷了,妳們是不是昨夜在我的酒中下了迷幻藥?」

       嬸嬸忙搖頭道:「沒有,我們怎幺會亂給你迷幻藥服食呢?」

       姨丈道:「這就奇怪了,我很疲倦,堂妹,讓我在妳的床上,再多睡一會好嗎?」

       堂妹點點頭道:「好吧!你睡一會好了。」

       她們五個人走出房外,關上門。

       姨丈掩住嘴,忍住笑,蹑足走到房門邊,側耳偷聽。

       他看見堂妹她們五個人,在客廳追究責任。

       堂妹道:「這樣看來,洪昨晚真的服了迷幻藥了,但爲什幺我的那杯酒也有迷
     幻藥呢?這事真奇怪!」

       小阿姨道:「我他莫名奇妙了,我不明白,爲什幺兩杯酒都有迷幻藥,我也不知
     道爲什幺這樣的?」

       姑姑道:「我明白了,一定是這樣。」

       堂妹道:「是什幺?妳說吧!」

       方芳道:「是小阿姨糊塗,她把迷幻藥倒放了另一杯酒,卻不曉得。堂妹飲了就
     搞到昨晚隨街追男人,表演脫衣服,如果不是我們把她捉回嬸嬸家,她不知怎幺收場?」

       嬸嬸歎一聲道:「我可慘了,堂妹在我家中打破我許多酒,真是害人害己。」

       在房內,姨丈偷聽了她們的談話,忍不住想大笑起來,嬸嬸說得不錯,真是
     害人終害己!

       這時,卻聽堂妹說:「這一口氣,我一定要出的,昨夜不能好好的教訓,下次
     也要好好的教訓他。」

       嬸嬸道:「昨夜,他不是服了迷幻藥嗎?也算教訓了他了。」

       小阿姨問道:「堂妹,妳有什幺妙計?」

       堂妹道:「我有一個計策,先找我的乾媽去對付他,讓乾媽與他開幹!」

       嬸嬸道:「妳的乾媽?我們是自已人,不妨坦白說,乾媽四十八歲,樣子像老
     虎狗,妳以爲他是個盲人,看不見?就算是盲人,用手也可以摸到,他會就範嗎?」

       堂妹道:「乾媽十分厲害,又有兩手功夫,除非洪不入房,他一進去便出不來
     ,要搞得乾媽滿足才會放他走。」

       小阿姨笑道:「要讓乾媽滿足這不是簡單的事,她是有名的湖口婆呢!這回,洪
     慘了!」

       在房內的姨丈偷聽到這裏,不期然的向化 台上的一張照片看去。照片是兩
     人合照,一個是很漂亮的堂妹和一個老女人,高頭大馬四十來歲,樣子卻像老虎狗
     ,這個女人,看來就是堂妹的乾媽了!

       姨丈心想:幸而聽到她們的計畫,不然就慘了。

       只聽堂妹繼續道:「我的計畫是這樣,先由我們其中一人去誘洪,約他去梅花
     別墅。我們事先安排我乾媽在房內等候,只要他一進房,乾媽那會放他走之理。而
     且,這件事,洪也夠他受的了,乾媽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法國藝術,哈哈哈哈!」

       姑姑道:「洪不會答應的。」

       堂妹笑道:「乾媽孔武有力,他怎能不照做,哈哈哈!」

       表姐道:「就用這個辦法去教訓洪,現在我去打電話到和平島賓館訂個房間。」

       堂妹點頭道:「對了!有了房間號碼才可以約姨丈今晚去那裏,乾媽也能事
     先在那裏等候。」

       于是姑姑便去打電話,她與和平島賓館的職員聯絡上,定了一間十叁號房間,便
     對堂妹她們說:「是十叁號房,現在做下一步的事了。」

       堂妹道:「下一步是我和乾媽聯絡,看她今晚有沒有空?」

       她去打電話找乾媽,她道:「乾媽,我介紹一個男人給妳,我試過了,十分本
     領,妳不會沒有興趣吧?是不是?」

       對方傳來吃吃的乾笑聲道:「別的事我未必有興趣,但男人則任何時間都有興趣。」

       堂妹道:「那就好了,我已和那男人約好今晚和妳見面,妳等我的電話好了。」

       堂妹對衆人哈哈大笑,說道:「一提起男人,乾媽就精神千倍,現在我們進行
     第叁步計畫,那就是由我們其中一人去誘姨丈,由誰出馬呢?」

       小阿姨一笑道:「昨晚我已看出來了,洪對嬸嬸最有好感的,我發現洪對嬸嬸一
     邊跳舞一邊開幹起來,因爲堂妹迷幻藥發作,使洪中途停止十分掃興,因此由嬸嬸
     去約姨丈就十分合適了,是不是?」

       衆人都認爲嬸嬸是最適合的人選。

       嬸嬸道:「洪昨晚不是單獨喜歡我,他的計畫是輪流玩的呢!我沒有把握,如
     果他不答應,不是前功盡棄嗎?」

       堂妹道:「妳可以勝任的,妳去引誘他,然後說我們在外邊不方便,跟著約他
     今晚九時去和平島賓館,妳說妳認識那裏的人,已定了十叁號房,叫他推門進去就可
     以了。但是最要緊的是叫他一定要準時。」

       嬸嬸一笑道:「我可要吃虧了,讓他先佔便宜。」

       于是嬸嬸便推開房門,向內一看,只見姨丈在床上熟睡。

       嬸嬸轉身向衆人道:「他睡熟了呢!」

       堂妹笑道:「妳弄醒他好了,妳懂得怎幺做,妳去吧!」

       嬸嬸道:「好吧!我只有試試看。」

       她其實對姨丈早已著迷了,現在有機會和他親近這正是求之不得。可是一想
     到今晚姨丈要送到那只老虎狗的口中,就十分難過,正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
     我而死,這怎幺辦呢?

       嬸嬸要救姨丈,但又不能出賣死黨,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她推門入內見姨丈赤裸的熟睡,她走到床邊,欣賞那偉大的肉棒。

       她坐在床邊,竟然大飽手足之慾。

       先摸一摸他那結實的胸膛,接著手滑下來,摸向他的小腹部,握住那巨大無比
     的肉棒,一付愛不釋手的樣子。

       姨丈其實是假裝熟睡,被嬸嬸一陣挑逗,真的有點受不了。

       嬸嬸唧一聲笑,伏下身吻他。

       姨丈詐作被她吻醒,笑道:「嬸嬸,原來是妳。」

       嬸嬸道:「洪,你醒來了。」

       姨丈向房內的四週看,道:「她們呢?她們在那裏?」

       嬸嬸道:「在客廳,我是偷偷的進來和你親熱一下的。」

       姨丈向下面一看,看到了嬸嬸的手,笑道:「剛才我作了一個夢,夢見妳在
     一間別墅享樂,原來是妳在挑逗我,令我連想的绮夢,嬸嬸我們享受一下吧!妳上
     來。」

       嬸嬸忙拒絕的說:「不能在這裏,這是很不妥,因爲你不是那些無能的男人,
     每次都在一小時以上,這一段時間,如果她們發覺了,會被她們責備。最重要的是
     我除非沒遇到能人,一旦遇到對手,我會激情的叫床,一旦狂叫起來,她們就會知
     道了。」

       姨丈道:「那幺,現在不可以了。」

       嬸嬸道:「當然不可以。」

       姨丈早偷聽到她們的計畫了,但故意的說道:「那幺,什幺地方才可以呢?」

       嬸嬸道:「今晚好不好?你有沒有時間?洪,今晚我和你玩個痛快!」

       姨丈問道:「知道,妳是不是今晚叫我到和平島賓館去?」

       嬸嬸點點頭道:「是的,我那裏認識女職員,我昨天已租了十叁號房間,還未
     退房,你今晚九點便來和平島賓館十叁號房,我在那裏等你,好不好?」

       姨丈大喜道:「那好極了,我今晚九時準時到。」

       嬸嬸吻了吻他,盯囑的說:「記著,十叁號房,你推開門入內便成了,我會在
     床上等你。」

       姨丈故意道:「嬸嬸,我們早一點見面好不好?一同去吃晚飯,然後才一起
     去和平島賓館。」

       嬸嬸忙搖頭道:「不,我不想這幺快讓她們知道和你的關係,還是秘密一點進
     行比較好。」

       姨丈道:「好吧!」

       嬸嬸笑笑道:「記著,今晚九時,你要準時,十叁號房,和平島賓館。」

       嬸嬸走出房門外。

       姨丈心中好笑,他早已計畫怎幺去應付今晚的事了。

       嬸嬸走回客廳。

       堂妹她們忙上前齊聲問道:「一切順利完成?」

       嬸嬸點頭笑道:「他上當了,我剛進去時他是睡著的,我把他弄醒他看見是我
     ,竟然想立即享受。我說妳們在外面聽,我是偷偷進來的,被妳們知道那是不好的
     。我便約他今晚九時,在和平島賓館見面。」

       堂妹道:「他答應了?」

       嬸嬸道:「當然,這家夥是只大色狼,那會不答應,今晚有得他苦吃了!」

       衆人哈哈大笑。

       堂妹道:「我馬上打電話給乾媽,叫她依計行事。」

       于是,堂妹便去打電話給乾媽。

       對方正是乾媽接聽電話。

       堂妹笑道:「乾媽,我已約好那個姓洪的男子,他很有本領,相貌英俊,而且
     又有技術,一定很合妳享用的。」

       乾媽道:「他知道今晚的對手不是一個年輕的女人,而是一個湖口的浪女人嗎
     ?知不知道我是高頭大馬型的女人?」

       堂妹扯謊道:「他都知道,他正要找一個像妳這種體型的女人,而且有件事要
     告訴妳,他是一個被虐待狂的男人呢!妳一見了他,便要打他,儘情的虐待他,這
     才可以刺激他濃烈的性慾,使妳受用不盡的呢!」

       衆人都掩嘴而笑。

       堂妹叮囑道:「乾媽,妳記著要虐待他才好,否則,他會軟弱無能的呢!」

       對方乾媽道:「我懂得對付他了,虐待男人是我拿手的好戲,堂妹,妳的乾爹
     就是讓我虐待而死掉的呢!」

       堂妹叫她八點四十五分鍾便進入和平島賓館的十叁號房,熄了燈等候,乾媽十分
     高興的答應了。

       堂妹放下電話,衆人齊聲大笑。

       嬸嬸道:「不要這幺大聲笑,會被他聽到,他如果對我們懷疑,今晚便不會去了。」

       小阿姨道:「我一直這幺猜,昨晚的那杯酒,會不會是洪暗中調換了。」

       姑姑啊呀一聲道:「有可能的,對了,他這家夥十分精明,不是普通男人,不
     是個傻瓜。」

       小阿姨和表姐也一齊附和著。

       堂妹道:「我也這幺想,他可能是暗中調換了,而自己又詐作喝了迷幻藥酒,
     哼!今晚有得他好看了!哈哈哈!」

       表姐道:「今晚去酒家慶祝一下,便回來這裏,等候乾媽到來,告訴她怎幺對
     付他,這一定十分精彩!」

       姨丈已穿好衣服,扮作腳步浮浮的,從房內走出來。

       他見了這五個女人,便笑笑道:「妳們的酒使我醉倒了,單獨一人在房內睡到
     現在,真是辜負美好的良宵,無福消受美人恩,真是太可惜。」

       堂妹笑道:「今晚你可以再來的,我們都喜歡你,洪,今晚到這裏來好不好?」

       姨丈故意向嬸嬸看看,便搖搖頭道:「今晚我約了朋友吃飯,如果來,也很
     晚才能來,又或者不來,說不定被明友拉住打牌呢!明天晚上再來好不好?」

       堂妹一笑道:「也好,明天晚上,我們在這裏等你。」

       姨丈道:「明晚見吧!我很疲倦,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覺,再見!」

       姨丈揚長而去了。

       堂妹她們五個人,都得意地發出笑聲!

       堂妹道:「可惜,我們今晚無法欣賞乾媽和洪的精彩表演,但是今晚之後,我
     還會給他苦頭吃的。今晚只是給洪的小小懲罰,還有好戲在後頭,有得瞧呢?」

       姨丈倖而在房門偷聽一切,不然的話,以爲今晚可以享受嬸嬸這個風騷的性
     感尤物,那就要上大當吃苦頭了。

       姨丈一邊開車,一邊想著用什幺方法,破胭脂馬這一招。

       當然,他是可以不去和平島賓館,但這不是取勝之道,只是避戰而已。

       忽然,他想到一條妙計了。

       他返回寓所,停好車,大廈的管理員是個身體強壯的外國人。

       這外國人名叫總經理,平日對姨丈十分友善,姨丈也幫過他許多忙。

       總經理見姨丈回來,笑顔迎人,叫道:「洪先生,早。」

       姨丈拍拍總經理的肩膀,先給他一千元台幣道:「總經理哥,給你去喝酒!」

       總經理十分奇怪,一手接過鈔票,詫異地道:「洪先生,你們中國人有一句話,
     無功不受祿。我們是好朋友你要我做什幺?吩附我好了,不用給錢,無功不受祿呀
     !你要我做什幺事?」

       姨丈笑道:「總經理,你今天是否值日班?」

       總經理點頭道:「不錯,但日班夜班也沒關係,洪先生要我做什幺,我總經理一定
     立即依照吩附去做,你儘管說好了!」

       姨丈笑笑說道:「總經理,你想不想玩女人?」

       總經理呵呵大笑,說道:「當然想,我總經理是人不是木頭,你們中國人說過:食
     色性也。洪先生,你要我去做什幺事?」

       姨丈道:「有一個女人,她喜歡高頭大馬的男人。」

       總經理精神一振,呵呵大笑道:「你要介紹我去爲她服務,告訴你洪先生,我查
     埋不是誇口,我是十分厲害,呵呵呵!是不是真的介紹我去爲女人服務?」

       姨丈點點頭。

       總經理精神奮發,忙問道:「幾時?現在也可以,我去找個兄弟替我值班。」

       姨丈道:「不是現在,是晚上。」

       總經理大喜道:「那就更妙了,今晚幾點?」

       姨丈先問他道:「你的對手,那個女人是高頭大馬的女人,你喜不喜歡這種
     女人?」

       總經理笑道:「我們印度男人就喜歡這種型的女人,這才是美人呢!」

       姨丈便告訴他,那個女人叫做表舅媽,吩附總經理叫她做表舅媽。

       姨丈說今晚九時,叫他前往和平島賓館,直入十叁號房,裏邊沒有亮燈,那個
     女人會在床上等,你去了可不要客氣。

       姨丈道:「如果她問妳是什幺人叫你來的,千萬不要說是我,你說是堂妹小
     姐叫你來的,記得嗎?」

       總經理道:「堂妹小姐,當然記得。」

       姨丈道:「那個女人是堂妹的乾媽,她很古怪,明明是叫堂妹替她找男人,
     但她可能拒絕你,不過這不是真心,只是作態,因爲她喜歡男人對她用強暴的手段
     ,你明白憐香惜玉嗎?」

       總經理呵呵的笑道:「我總經理很溫柔體貼!」

       姨丈搖搖頭道:「那個表舅媽不喜歡男人溫柔,卻要粗暴。」

       總經理笑道:「這個我也十分拿手,總之需要我怎幺樣,我便怎幺樣?」

       姨丈道:「這就好極了,你可以對她施暴,她喜歡男人虐待,而且,要搞足
     一個鍾頭你才可以走人!」

       總經理笑道:「你放心,我會做妥當的!洪先生,不是我誇口,對付女人,我很
     在行!」

          *           *           *

       晚上,堂妹她們五個人,和表舅媽一起吃飯,這是表舅媽請客的。

       堂妹的乾媽,是個高頭大型的女人,相貌雖然不難看,但亦不是個美人,打扮
     得十分妖豔。

       表舅媽吃吃笑道:「現在是已飽餐戰飯,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那個姓洪的。堂妹
     ,妳們沒有騙我?他真的有本領嗎?」

       堂妹笑道:「乾媽,我這個乾女兒那次騙過妳?阿洪是一個奇男子呢!」

       表舅媽道:「他已經知道我是一個怎幺樣的女人嗎?」

       堂妹道:「當然知道,他說他喜歡和上了年紀的女人交手,而且,他誇口未逢
     敵手,他要找一個旗鼓相當的女人,打一場激烈的硬仗。」

       表舅媽哈哈大笑,說道:「這樣,他今晚便得償所願了。堂妹,妳試過阿洪了?」

       堂妹笑著點點頭道:「是的,乾媽,我也是湖口女,但是我無法應付他呢!所
     以我便想到乾媽一定可以把他打敗的。」

       表舅媽點點頭道:「當然,妳乾媽身經千戰,未逢敵手。今晚我會使洪知道還有
     十分厲害的女人,哈哈哈!」

       嬸嬸道:「不過,表舅媽,也不要過份傷害他,因爲我們五個人,還要享受享受
     呢!總之,贏了他便算了。」

       堂妹笑道:「嬸嬸,妳不用擔心,洪受得了,他是被虐待的男人,乾媽要虐待
     他,他才會滿意的!」

       表舅媽點點頭道:「對了,我就有虐待狂,落在我手上的男人,我要把他們虐待
     一番,使他們對我屈服。」

       堂妹道:「對了,妳要狠狠的虐待他一番,他才有勁呢!」

       表舅媽吃完飯,已是八點十五分了,她對衆人道:「乾媽現在去了,妳們明天早
     上在堂妹家中等候我的戰果,並且由我請妳們飲茶。」

       堂妹笑道:「她們四人今晚都在我家,明早妳來可能太疲倦了,可打電話去梅
     花別墅。」

       表舅媽走了之後,她們五個人都吃吃的笑著。

       堂妹道:「我知道,乾媽會發狂的,她一定會好好的整治洪,明早,我一定會
     聽到乾媽精彩的報告,那個洪昨晚調換了酒,害得我好苦,今晚要他報應了。」

       卻說表舅媽到了和平島賓館。

       她告訴職員,她是堂妹的乾媽,早已租了十叁號房。

       職員含笑帶她到十叁號房。

       表舅媽對她說:「如果有男人來找十叁號房,妳便讓他自己進來好了。」

       女職員收了她一千元小費,笑著走開了。

       表舅媽看著手錶,這時是八點半,還有半小時。

       她便脫去衣服,先洗個熱水澡,從手提袋取出香水灑在身上,便把房內的燈光
     熄滅,躺在床上,等候著阿洪的到來。

       房內開了暖氣,十分溫暖。

       表舅媽因晚飯時喝了酒,躺在床上竟然睡著了。


                  
             


       九點正,總經理已依時到達和平島賓館。

       女職員見了他也不奇怪,因爲來租別墅幽會的人什幺人都有,有的男人喜歡太
     妹,有的女人又約了黑鬼來,有的年輕人拖了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太婆來翻雲覆雨,
     總之,是無奇不有。

       總經理告訴她,是找十叁號房。

       女職員笑笑說:「由這邊走過去左轉便是十叁號房,裏邊的小姐等你許久了,
     她吩附說你到來便可以推門進去,她沒有鎖門。」

       總經理便依照她的指示路線找著十叁號房,推門入內。

       在床上裸睡蓋著綿被的表舅媽,這時仍在熟睡,她不知道有人進來,就算她沒有
     睡著,在黑暗的房中,表舅媽也看不見一個黑人進來,而以爲是姨丈呢!

       總經理一進入房內,便嗅到一股香水味,他笑道:「好香呀!」

       他把房門關好,又上了鎖。

       這別墅的房間,裝飾華麗設計良好,都有隔音設備,裏面如何浪叫也不會傳出
     房外的。

       總經理不去亮燈,摸黑進襲。他先把衣服脫光。剛才他進來時門外的光線,使他
     知道床的位置,因此,在黑暗中也知道床的方向的。

       總經理走到床邊,笑道:「表舅媽我來了!哈哈哈!」

       這個高頭大馬的表舅媽,仍在熟睡如泥,聽不到的。

       總經理哈哈大笑,坐在床邊,說道:「表舅媽,妳好誘人,詐睡來玩我。好!我會
     使妳出聲的,先讓妳嘗當我的手段,哈哈哈!」

       總經理鑽入被窩,雙手遊動著。

       一手摸著她的雙乳,一手直撲肉洞。

       這幺一來,表舅媽醒了。

       表舅媽吃吃笑道:「阿洪,我等你等得睡著了也不知道,你來了很久嗎?」

       總經理哈哈大笑道:「我來了一會兒,表舅媽妳的聲音好嬌柔!」

       表舅媽道:「當然嬌柔,別人時常讚我的聲音嬌嗲,哎喲!」

       表舅媽大聲呼痛,原來總經理粗手粗腳,弄痛了表舅媽。

       總經理哈哈笑道:「表舅媽,我知道妳最喜歡粗魯的男人,哈哈!我又來了。」

       總經理又是狠狠的一捏。

       表舅媽在黑暗中,打了他一下道:「不是這樣粗魯,你的肌肉很結實,而且你的
     肉棒又是這幺巨大,很合我胃口,不過你的皮膚這幺粗糙,怎幺會這樣呢?」

       總經理道:「我是男人,男人的皮膚自然粗糙的。」

       表舅媽道:「而且,你十介古怪,身上有椰油味,你爲什幺擦了椰油呢?」

       總經理道:「我一向是擦椰油的。」

       表舅媽笑道:「洪仔,我知道你生得英俊,房內沒有燈光,讓我摸一摸你的臉!」

       總經理道:「表舅媽,妳摸吧!」

       表舅媽伸手去摸,馬上驚訝萬分,叫道:「洪仔,你滿臉鬍鬚的,奇怪她們沒有
     告訴我你是個鬍鬚仔。」

       總經理道:「我一向有鬍子的,女人就喜歡男人有鬍子的。」

       表舅媽笑道:「這是你說的,除非你讓我知道鬍鬚的好處,我就會喜歡!來吧!
     嗯快點!」

       總經理道:「好吧!表舅媽,我使妳享受一下鬍鬚的好處,有許多女人就認爲,就
     像吃咖哩一樣的刺激呢!」

       表舅媽笑道:「我正是喜歡咖哩雞。」

       總經理道:「我請妳吃咖哩雞。」

       于是,總經理便去吻她,吻遍全身。

       表舅媽渾身酸癢,嗤嗤笑個不停。

       突然,總經理一口咬下去,這個咬使得表舅媽尖叫呼痛,而總經理又咬第二口,而且
     用手亂抓亂捏一通。

       表舅媽痛得要命,嬌聲道:「你瘋了嗎?洪仔,你這會弄傷我的,你有虐待狂?」

       奄理笑道:「表舅媽,堂妹說妳喜歡被人虐待,我要令妳滿足,哈哈哈!」

       總經理又是亂咬亂抓。

       表舅媽奇怪,一邊呼痛一邊亮床頭燈向身上的人看,馬上大驚失色!她發覺竟然
     是一個印度阿叁,她道:「你是誰?」

       總經理道:「我是阿洪。」

       表舅媽向他打量,搖搖頭道:「你不是阿洪,堂妹對我說,洪仔十分英俊,他不
     是印度阿叁,而你卻是,你究竟是誰?你摸錯了房門是不是?」

       總經理哈哈笑道:「我沒有摸錯房間,難道,還有一個堂妹的乾媽,在另一個房
     間嗎?」

       表舅媽問道:「是誰叫你來的?」

       總經理道:「還有誰,便是妳的乾女兒堂妹,她是替妳約我來的,這也會搞錯?」

       表舅媽詫異萬分道:「堂妹叫你來的?」

       總經理點點頭說:「表舅媽,我告訴妳一個秘密,昨晚我和堂妹睡在一起呢!妳的
     乾女兒大讚我好棒,她說她的乾媽就一定喜歡我這種男人。今天早上,堂妹打電話
     給妳是不是?妳有沒接到她的電話?」

       表舅媽道:「有,不錯是她打電話給我,你怎幺知道?」

       總經理道:「當時,我還未和堂妹分手,還在她的身邊,她說要介紹我給妳,但
     又叫妳等一等,等她的電話,是不是?」

       表舅媽點點頭:「對了,正是這樣。」

       總經理道:「後來她問我願不願意替乾媽服務?妳和堂妹和拍的照片我看過了,
     其實我對妳早已仰慕已久了,本來我是假裝不願意博取她的歡心,因爲我不知道她
     說要介紹妳給我是不是要試試我?所以我拒絕,我說連妳乾媽都來那太難爲情了,
     然而她竟然生氣了,非要我…否則,從此不要再見她,我才看出她的真心話,只有
     答應。其實我見了妳的照片早就喜歡像妳這種體型的女人呢!表舅媽妳不喜歡我嗎?
     」

       表舅媽點點頭道:「當然,堂妹她說謊,她說你是個十份英俊的男人,可是原來
     是一個阿叁,我一向討厭阿叁,滿臉鬍鬚難看死了!」

       總經理笑道:「有許多東西外表難看,但卻能帶給我們快活,例如我的小阿叁不
     是十分難看嗎?可是一動起來,妳便會大讚好呢!」

       表舅媽總覺得這個阿叁有點來曆不明,可是他說堂妹的事,又是一模一樣的,難
     道昨夜堂妹真的和這個阿叁打仗起來?

       她又那裏知道,全是姨丈告訴總經理的,才會說得如此逼真!

       總經理笑道:「表舅媽,我們享受一下吧!我知道妳是一個被虐待的女人,堂妹告
     訴我了。」

       表舅媽一怔道:「堂妹說我是一個喜歡被虐待的女人?其實我是一個喜歡虐待人
     的女人才對呢!堂妹真的這幺說?」

       總經理道:「她說的我又怎能對妳說?她已告訴我使妳興奮的秘訣,是把妳虐待
     ,妳才會過隱,而且又說妳一向否認,叫我不管妳承認還是否認只要虐待妳,妳就
     會喜歡我。」

       他頓了一頓再說:「她又教了我一個妳最喜歡被虐待的方法,叫我照做。」

       表舅媽問道:「真的嗎?你真的知道嗎?究竟是什幺方法?你說來聽一聽。」

       總經理沒有說話,竟然一掌打在表舅媽的臉上,跟著又是一掌,左右開弓,把頭向
     她胸前伏下去,向她胸部亂咬,雙手又向她亂抓亂捏。

       表舅媽痛得眼淚直流,又叫又嚷。

       表舅媽掙紮道:「阿叁,你爲什幺打我?咬我?」

       總經理道:「妳覺得舒服是不是?堂妹就是教我這樣伺候妳呢!」

       表舅媽破口大罵道:「堂妹,妳竟然找個八叁來拿我開玩笑,我不會放過妳!」

       突然,總經理狠狠的咬她一口,表舅媽痛得大叫救命!

       總經理道:「表舅媽,不要叫救命,妳大聲叫外邊也不會有人聽到,自然不會有人
     來救妳,其實我已看出來了,堂妹告訴我,她說妳越覺得過隱越會大叫,哈哈哈!」

       總經理道:「不要開口阿叁閉口阿叁的,我有名字讓妳叫的,我是供仔,妳和莉
     莉一樣叫我洪仔好了。」

       表舅媽哼一聲道:「快放我走!」

       總經理道:「堂妹她們五個人,說不能未到時間就放妳走的。」

       表舅媽道:「妳說她們五個人,那是誰?」

       表舅媽故意問,目的是要試試他,是不是真的和堂妹有關係。

       但總經理早已熟記了姨丈講給他的資料,便笑道:「她們五人,自稱是五虎將
     ,那是堂妹、小阿姨、嬸嬸、方方、表姐等。」

       表舅媽心中想:對了,這阿叁和她們認識,是她們叫他來沒錯。「表舅媽便問道:
     「你剛才說她們是限定你時間嗎?是不是?」

       總經理道:「對了,堂妹說最少要虐待二小時妳才會滿足的呢!其他四人亦同時
     說最少兩小時,那是一小時虐待,一小時性交。」

       表舅媽又問道:「那幺,姑姑她們一定給你錢的了,替她們工作是有酬勞的吧!」

       總經理依照姨丈教他的話,點頭道:「有的,堂妹給我5千元,其余四人各五
     千,一共5萬元。」

       表舅媽哼一聲道:「阿叁,不阿洪仔,我也給你5萬,你停止對我虐待,好不好?」

       總經理道:「有錢我洪仔當然要,但是怎幺向她們交代?」

       表舅媽道:「你當做已把我虐待兩小時便是了,我不告訴任何人,只要你不說,
     便沒有人知道的。」

       總經理心中高興,他沒有想到,今晚有得玩,又有5萬元收入。

       他點頭道:「表舅媽,這樣我就謝謝妳的5萬元了,不過妳要兩小時後才能離去
     ,因爲被堂妹知道,她會向我收回她們的5萬元,還會打罵我。」

       表舅媽笑道:「你放心好了,我會做的,我還會讓她們知道,我是被你虐待得好慘。」

       總經理道:「這就好了,拿來吧!」

       表舅媽打開手提袋,取出5萬元交給總經理,說道:「阿叁,你走吧!我要洗澡了
     ,我被你咬得遍體鱗傷,打得全身痠痛,我要休息一會才能走。」

       總經理道:「我先走了,表舅媽,妳千萬不要讓堂妹知道我說穿了她的秘密。」

       表舅媽點頭道:「你放心,我不會說的。」

       總經理穿回衣服說道:「我要走了。」

       表舅媽道:「阿叁,我還有一些事問你,你知道她們爲什幺要找你來虐待我?是
     什幺原因?」

       總經理道:「這個我不知道,但聽堂妹說,她們幾個人說妳時時誇大,說妳常誇
     口說妳打遍天下無敵手其實是假的,只是吹牛,堂妹說要給妳厲害看看,我當時是
     在臥室內偷聽到,堂妹後來提議,叫我來虐待妳把妳弄得渾身是傷,使妳以後不敢
     吹牛。」

       表舅媽哼一聲道:「等一會,看誰是吹牛誰教訓誰,哼,阿叁,我忽然想起一個
     辦法,她們出5萬元,你便答應對付我,如果我也出5萬元,你願意虐待她們嗎?」

       總經理道:「表舅媽,我其實不是一個有虐待狂的阿叁,而且,5萬元虐待五個人
     ,這是不是太低價了,應該是一萬五千元。」

       表舅媽一想道:「一萬五千元,數目大大了,我親自去對付她們。」

       總經理道:「這樣,我便走了。」

       總經理來到一間餐廳,姨丈早在那裏邊喝著酒等候。

       總經理一坐下,哈哈大笑道:「阿洪,我請客,你隨便吃東西!由我請客。」

       姨丈詫異萬分,問道:「爲什幺你請客,我麻煩你做事,應該由我請客才對。」

       總經理哈哈大笑,他把一切經過原原本本的說出來,最後笑道:「就這幺簡單,
     我得到9千元。」

       姨丈一陣笑,問道:「那個表舅媽,是不是被你咬得遍體鱗傷呢!」

       總經理道:「傷的很厲害,她說要去找堂妹報仇。」

       總經理接著說:「阿洪,堂妹究竟是個怎幺樣的女人?還有另外四個女人,要不
     要我去對付?」

       姨丈哈哈笑道:「你這個阿叁,好大的胃口,好吧!有機會,我會再找你的 。」

       兩小時後,堂妹她們五個人聚集在堂妹家中,等候表舅媽的消息。

       表舅媽搞苦了姨丈,會馬上來把經過情形告訴她們的。

       莉前吃吃笑道:「你們猜猜,我想了什幺,這樣好笑?」

       小阿姨道:「還不是想洪被咬得遍體鱗傷,表舅媽是個十介瘋狂的女人,她就是喜
     歡咬男人打男人的,洪會吃盡苦頭了!」

       電話鈴響,堂妹匆匆接聽,打來的正是表舅媽。

       表舅媽一陣笑,說道:「堂妹,我現在去妳那裏好嗎?」

       堂妹忙道:「好呀!乾媽,阿洪怎樣了,是不是令妳滿意?」

       表舅媽一陣笑後,沒有再說什幺,卻把電話挂斷了。

       堂妹放下電話,哈哈大笑道:「表舅媽馬上來了,她一定把洪整得不生不死!」

       姑姑她們在拍手叫好。

       姑姑道:「我想,洪現在還躺在和平島賓館的床上,不能動彈了!」

       小阿姨道:「如果我們能親眼看見,那才是精彩萬分。」

       她們五人又那裏知道姨丈棋高一著,反而令表舅媽慘而敗北。

       不一會,門鈴響,堂妹把樓門打開。

       表舅媽裝著笑臉走進來。

       小阿姨道:「我們爲乾媽鼓掌!」

       五個女人一齊拍手,嘻嘻哈哈的大笑!

       表舅媽向衆人掃了一眼,問道:「你們五個人爲什幺拍手,這樣高興?」

       堂妹笑道:「乾罵妳打了一場勝仗,爲什幺不拍手呢?」

       表舅媽心中生氣,哼了一聲,坐了下來。

       堂妹她們十介奇怪,堂妹問道:「乾媽,妳大勝回來,卻悶悶不樂,那是什幺
     原因?爲什幺呢?」

       表舅媽又是哼了一聲,問道:「妳們以爲我是大勝?」

       嬸嬸道:「不是大勝則是小勝了,總之是勝利了也該開心了。」

       表舅媽冷冷的道:「你們五人不要對我說風涼話了,我知道開心的不是我而是妳
     們,妳們應該高興!」

       堂妹笑道:「這個我們自然高興了,但乾媽也不該悶悶不樂,爲什幺呢?」

       表舅媽向她們掃了一眼,說道:「妳們笑我了,但是我卻要妳們先開心,使妳們
     知道妳們的計畫全部成功。」

       堂妹笑道:「乾媽!我早就肯定,一定成功的!」

       表舅媽突然脫衣服,她把身上的衣服脫光。

       堂妹她們五個人,向她身上望去,都大吃一驚!

       因爲,她們看見了傷痕纍纍,有牙印、有抓痕,一塊青一塊紅的。

       她們都莫名奇妙!

       表舅媽憤憤的穿回衣服,向五個目瞪口呆的乾女兒掃了一眼,道:「現在妳們心
     涼了。堂妹!我問妳,妳們存的是什幺歪心,我自問待你們不薄,但妳們卻騙我什
     幺洪仔,那個洪仔竟然是一個阿叁,哼!」

       她們五個人都大驚失色,齊道:「是個阿叁?」

       堂妹詫異道:「乾媽!阿洪不是個阿叁呀!怎幺來了個阿叁的,不可能!」

       表舅媽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堂妹啊呀一聲道:「我們被戲弄了,一定是那個洪仔,把一個阿叁找來,卻使
     乾媽吃了苦頭!」

       堂妹道:「乾媽,那個阿叁有沒有和妳性交?是不是與別人不同?」

       表舅媽道:「沒有,我給了他9千元,這個死阿叁見錢眼開,連什幺也忘了,那
     還記得性交。」

       表舅媽道:「我們要找阿洪算帳,那阿叁一定是阿洪收買的,他爲什幺知道計策呢!」

       嬸嬸一想道:「可能是今早他詐睡,偷聽我們的談話。」

       堂妹點點頭,說道:「我們要痛痛快快的把阿洪教訓一頓,報仇雪恨。」

       表舅媽搖電話給老司機。

       電話接通,對方正是老司機。

       表舅媽道:「阿周,我要查一個人,你得說真話,否則我會給你好看,知道嗎?
     」

       老司機忙道:「表舅媽,妳有什幺事,儘管吩附好了,我阿周知無不言的。」

       表舅媽道:「有一個姓洪的男人,曾叫過堂妹的,你知道嗎?」

       老司機忙道:「表舅媽,他是一個私家偵探,十分風流,女人見了他便好像蒼蠅遇
     到糖一般。」

       表舅媽得到了姨丈的資料,笑道:「妳們怪不得敗下來,這個阿洪原來是個風
     流偵探。」

       這五個女人驚訝萬分。

       堂妹道:「我們想報仇雪恨,就不會那幺容易了!」

       表舅媽道:「那倒未必呢!」

       堂妹問道:「表舅媽,妳是不是有了妙計,可以對付姨丈?」

       表舅媽道:「是的,不過…」

       堂妹問道:「不過什幺?」

       表舅媽道:「我要單獨去見他,妳們不用插手,我有辦法把他好好的教訓一頓。」

          *           *           *

       「我是李太太。有一案件,想請洪偵探替我偵查,因爲要爭取時間,才能查出
     原因。」

       姨丈道:「是急事嗎?」

       對方表舅媽道:「嗯!是急事!」

       姨丈道:「我平時很少夜裏回事務所的,但今晚剛好有點小事,要回來看看
     。李太太,請妳到我的事務所來吧!」

       對方表舅媽道:「你的事務所在什幺地方?我的朋友只給我電話,沒有地址呢。」

       姨丈便告訴她事務所的地址。

       表舅媽很快便來了。

       事務所內,只有姨丈一人。

       他去開門,向前面的女人望去,只見是個高頭大馬型的女人。雖然徐娘半老,
     但風韻猶存,而且,身段十分性感,不是很美麗,但還算中等,可以說不算醜女人
     之類的了。

       姨丈知道,她就是電話中的那個李太太了。

       不過,姨丈覺得這個女人好像很面善,似乎在什幺地方見過?于是左思右想
     ,想想可能是半年前在一個喜宴場合碰過頭,又可能是另外一個應酬場合中彼此同
     席。再想了一陣子,也想不起來,只好不再想了。

       他招呼李太太坐下,又向她打量。

       表舅媽吃吃笑,問道:「洪偵探,我深夜來訪,爲了什幺?是要去捉姦啊,我的
     丈夫和女人在外邊鬼混,我要你協助我去捉姦,拍攝床上照片做證據,你一定這幺
     猜,是不是?」

       姨丈笑笑,點點頭。

       猛然想起了,這個女人在堂妹的房間見過,是一張照片,和堂妹一同拍攝的生
     活照,這個女人正是堂妹的乾媽。

       姨丈心中明白了,剛才,這個表舅媽吃了總經理的苦頭,如今是來找麻煩了吧?
     不用說,表舅媽以爲他不認識她,所以來報仇雪恨。

       表舅媽風情萬種的搔首弄姿,她對姨丈,是一見锺情了。

       表舅媽道:「洪偵探,許多人都說你是個風流大偵探,我如今見你面,果然是個
     風流人物。你猜猜,我找你查什幺案?你猜。」

       姨丈道:「這個,十分難猜了。」

       表舅媽坐到姨丈的身邊,說道:「我不是要去捉姦,我已沒有了丈夫,和丈夫
     早已離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要你馬上去做,你肯嗎?」

       姨丈道:「請說吧!是什幺重要的事非要現在去做不可,妳說出來好了。」

       表舅媽握住姨丈的手,風情萬種的注視他,說道:「我要你馬上替我查一個人。」

       姨丈問道:「妳要偵查什幺人?」

       表舅媽道:「是一個阿叁,你先看看我。」

       表舅媽竟然在姨丈面前,把身上衣服脫光。

       姨丈忙道:「李太太,不要在這裏脫衣服,被人看見了會不好意思。」

       姨丈向她的身上望去,只見滿身傷痕。

       姨丈是明人,他知道表舅媽是被總經理弄傷了。

       姨丈故作不知真情,問道:「爲什幺會變成這樣子?是不是遇到大色狼?」

       表舅媽道:「我遇到一個虐待狂的男人,他是一個阿叁,我想請你替我找這個人。」

       姨丈道:「偵查那個阿叁?」

       表舅媽搖搖頭道:「不,是那個本來要約我的那個男人洪仔。」

       姨丈道:「近來,真是怪事一蘿筐,我告訴妳一些事,有個女人請我替她偵
     查她丈夫的行動,因爲她丈夫身體竟然布滿了傷浪,是被女人咬傷捏傷的。這位太
     太擔心丈夫在外邊有了女人,要我偵查,就是要知道是不是有女人?有了情婦?」

       表舅媽道:「你替她偵查到真相了?」

       姨丈道:「是的,我查到了一位小姐,她是一位客串的應召女郎,不是以此
     爲職業,只是客串性質,她原來是個湖口的騷女人,許多客人都不能令她滿足,便
     把男人咬的遍體鱗傷了。」

       表舅媽道:「原來如此,不是太快活達到高潮才咬人的。那幺,請問你有沒有和
     她玩迥一手呢?結果如何?」

       姨丈點點頭道:「有的,她名叫沛珍,是個很動人的小姐,我從未遇過像她
     這幺性感風騷的女人,我真幸運。」

       表舅媽道:「她有沒有咬你呢?」

       姨丈搖搖頭道:「她沒有咬我,因爲我令她滿足,所以,她沒有咬我。」

       表舅媽一笑道:「原來你這幺好,後來又怎幺樣呢?」

       姨丈道:「後來,堂妹約我去她的香閨參加派對,我去時卻發覺除了堂妹以
     外,還有四個女人。她們對我很歡迎,但是,我無意中偷看到她們在倒酒時,把一
     些藥粉放入一只酒杯中。來才知道,這是迷幻藥,目的是給我喝,她們想害我。」

       表舅媽接道:「後來你是喝了這有迷幻藥的酒了,是不是?」

       姨丈道:「我沒有喝,我把這杯酒放進她們的酒中,而取了其中一杯沒有迷
     幻藥的酒,堂妹竟然喝了這一杯有迷幻藥的酒。我不明白,她們爲什幺要戲弄我?
     如今是害人終害己了。堂妹她們害不到我,卻五個女人約我和她們的乾媽比賽,她
     們說我一定要敗下來。」

       表舅媽道:「你見過她們的乾媽嗎?你認識她嗎?」

       姨丈道:「從未見過,但我很希望和表舅媽玩一場友誼的性交,技術交流一下
     。于是,我便依照她們約定的時間地點,去會她們的乾媽,地點是和平島賓館。怎知
     ,我去別墅門口,卻遇到一個阿叁,這個阿叁攔住我的去路,他說他知道有五個女
     人想害我,叫我不要到別墅。我問他是怎樣得到消息的?阿叁說有錢便可以說出真
     相,我給他一千元,阿叁說是一個名叫堂妹的女人,叫她在別墅門口攔住我,不許
     我進入別墅去找那個約我的表舅媽,我不明白堂妹她們在搞什幺鬼?」

       表舅媽聽罷,卻信以爲真,哼一聲道:「我回去教訓她們,我上了她們的當,我
     去找她們算帳!」

       姨丈道:「什幺?妳…」

       姨丈故意裝作吃驚的樣子。

       表舅媽笑笑道:「我就是堂妹的乾媽。」

       姨丈道:「哦!原來妳就是表舅媽。」

       表舅媽對著他吃吃的笑道:「洪偵探,你不是想和我技術交流嗎?」

       姨丈只好說道:「嗯!我是很樂意的,不過…」

       表舅媽急問道:「不過什幺?」

       姨丈道:「在這事務所不方便…」

       表舅媽緊接著說:「那我們去和平島賓館好了。」

       姨丈騎虎難下,只好答應了。

       他們來到了和平島賓館。

       表舅媽一進入房間就迫不及待的把身上衣服脫個精光,連帶也順手剝姨丈的衣褲。

       姨丈只有被動,頓時,兩個赤裸裸的同時躺在床上開始一場戰爭。

       表舅媽的動作實在激烈,就像是饑渴已久,迫不及待似的。

       姨丈知道她浪得很厲害,忙將她翻身向下,伸手一摸那一張一合的陰唇,準
     備速戰速決。

       姨丈將手指插入肉洞裏,將它攪動幾下,她更浪了…

       淫水從肉洞裏一直流出來,弄濕了他的雙手。

       「嗯…小穴裏面癢得很呢…」

       慾火高張的她,玉足不停的蠕動,把姨丈的肉棒對著肉洞口直拉。這時洪大
     偉才伏在她的兩股之間,握著大龜頭在那淫水的出口直磨擦著,直逗得表舅媽緊咬銀
     牙,不住顫抖。

       「洪…快插進去…」

       姨丈見她這種急相,猛的向前一挺,大肉棒立刻滑入。

       只聽嬌呼一聲…

       「哎呀…狠狠的…美死我了…」

       挺進的肉棒抵住了芯,但是姨丈並沒有動屁股,他讓大龜頭頂在花芯一陣磨
     擦旋轉。

       表舅媽已感到無比的快感,刺激得全身顫抖,花芯收縮,連牙根都在打顫,這時
     肉棒又往上挺,表舅媽爽的浪水不住的向外流,小穴更覺的充實快感簡直整個人都快
     要飛上天。

       「洪…我要死了…快…快抽動…抽動你的大肉棒…我…我要你狠狠的插…插破
     小穴…快…快呀…」

       說著大屁股一直向上挺,伸出了手臂摟著姨丈的後頸,主動的吻在他的嘴上
     ,舌尖也在他的口中直頂。

       「表舅媽!舒服嗎?」

       「嗯…哼…你真行…我沒有遇過像…你這樣行的…」

       姨丈猛烈的猛插幾十下。

       「啊…啊…哎呀…」

       原來表舅媽已忍不住洩了一次陰精了,只見她的全身一顫一動的抽搐著。

       但姨丈並沒有停止動作,他要這徐娘半老的表舅媽知道他的厲害,大龜頭在肉
     洞裏不停的進出著,浪水順著屁股溝直流出來。又過了千余下的抽插…

       表舅媽忍不住肉洞的騷癢,又再次的洩身了。

       口中不停的浪叫道:「好人…哎呀…饒了我吧…我又出了…我受不了了…哼… 」

       姨丈見表舅媽滿臉紅暈全身顫抖的在求饒。

       姨丈在這剎那間忽覺的龜頭一麻,一股濃濃熱熱的精液直沖入表舅媽的肉洞裏。

       表舅媽的肉洞裏面覺得一股強勁的熱流直抵花芯,表舅媽不自主的雙手環抱姨丈
     的熊腰雙腿夾緊他的屁股。

       經過一番大戰後只見表舅媽滿臉顯現一付滿足的微笑。

       表舅媽轉身面向姨丈溫柔的伸出雙手在他的胸前輕輕的一畫,並對姨丈發出
     輕輕的甜甜一笑,似乎在說我們盡釋前嫌吧。

卡一卡二卡三老狼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