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麻豆久久婷婷五月综合国产教国

精彩内容:

星曆772年夏 星野 深夜

  日內維·西瓦利爾坐在篝火旁邊,用一塊棉布擦拭著佩劍,雖然這把劍幾乎
不會被用到,但她還是習慣擦一擦,柔軟的棉布劃過堅硬的金屬,帶來一種奇異
的觸感,也只有這種時候,她雜亂的心才能安靜下來。

  這一隊冒險者並不是她的部下,她帶來的人現在大概駐紮在靠南邊的星野地
區。

  這些是北陸的土著,不僅是他們,這幺多年來,有十多隊這樣的人闖進了星
野東邊的禁區,有些人回來了,也有些就這樣在這廣闊的星野上失去了音訊。

  極其惡劣的環境,叁四十度的溫差,白天酷暑難耐,晚上又是一片苦寒地獄,
幾千裏的廣袤平原,荒無人煙。

  這些只是東星野被稱爲禁區的一小部分原因。

                ——

  這裏是魔族的領域。

  從紫薇山脈以東到月海超過四千平方公裏的荒原,除了東星野之外,還有一
個更加爲人熟知的名字——魔界。

  她要去的地方,就在這片荒原東邊的盡頭。

  深淵之城【阿斯加德】

  傳說那裏有八百萬魔鬼,據說那裏終年黑暗籠罩,雲層中盤踞著群山一般的
魔龍,兇狼在大地上磨砺著爪牙,萬首的巨蛇環繞整個城池。

  ……

  傳說那裏住著【魔王】

  遠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她站起身來,拿了一根火把,一手持劍,往聲音
傳來的方向走過去。

  她是這支隊伍的「守夜人」,在星野的夜裏,最要人命的,不是酷烈的嚴寒,
而是夜行的野獸,白天的星野,高溫限制肉食類動物的活動,大型野獸幾乎都是
晚上活動,有不少失蹤的隊伍都是因爲夜裏缺少防備,不幾天就被野獸撕成了碎
片。

  矯捷的黑影閃電般撲了過來,借著火把的光,她勉強看見了影子閃過。

  她橫過火把橫掃過去,正砸在黑影的腦袋上,黑影一個趔趄,木質的桿子承
受不了這樣的大力,斷成了幾截。

  借著殘余的火光,她可以看清楚那個東西的樣子,黑灰色的巨狼,渾身飛揚
的硬毛,散著一股子濃厚的狼騷味。

  她放眼望去,遠處無數的亮點在黑夜裏閃著瑩瑩的光,仿佛天上的銀河流淌
到人間。

  ——星野的狼群

  他媽的!星野北邊怎幺會有狼!日內維在心裏咒罵,一邊抽出佩劍,對著那
只巨狼拉開架勢,一邊把竹哨塞進嘴裏。

  尖銳的哨音響起來,一陣陣的音浪刺破了甯靜的夜,那條瑩瑩的河流向著她
的方向緩緩逼近。

  地上還有一點點殘火,她雙手持劍,專注的看著那只灰狼,好在那只狼離狼
群還有一定的距離,否則她今天可能直接就死在這裏了。

  跑來魔界找魔王,卻死在了狼群的嘴裏,多搞笑的情節,她笑了笑「抱歉,
我今天還不想死吶,請你去死把!」

  實在沒想到這劍還有沾血的一天,這是一把好劍,無論在哪兒,這劍都當的
起好劍的名頭,七級的魔法武器,縱觀整個人間也沒有很多,只是這劍在她的手
裏大部分時間都只是作爲一件裝飾品,而非武器,就像教宗手裏的那把王級法杖,
諸天之權,當然她手裏的這件裝飾品的規格比那件神器法杖要低得多就是。

  她把能量輸進短劍裏,劍身發出瑩藍的光,白色的光刃延伸出來,形成一把
超過叁米的巨型光劍。

  「好在我有家夥你沒有」她咧開嘴,深吸一口氣,光劍平揮。

  雖然從不動手,但在她還是學生的時代,劍術這一門技藝是她爲數不多的幾
門評分爲「優秀」的學科。

  劍光過處已經沒了狼的影子,那明顯不是普通的狼,如果按照教國的力量標
準,一般的野狼大概能夠的上教國的二級力量,很明顯,被她用五級力量全力砸
了一棍子,還能有這樣的靈敏,這只狼至少夠著了四級的邊。

  巨狼直接撞到了她的面前,對著她的喉嚨露出鋒利的獠牙,她雙手合攏,正
握光劍,全力砸下去。

  雖然只是劍柄,狼也是明顯被砸的一陣發昏,搖晃了好一會兒,她順手一劍
斬向灰狼的脊背。

  手裏傳來砍到硬木的觸感,由能量組成的劍刃隨之崩解,只在狼的背上留下
了一道深深的血印,事實上能量的劍刃並不如大多數人想的那樣削鐵如泥,看似
無堅不摧的切割力需要以龐大的能量基數作爲基礎,每一次的斬切都會消耗掉巨
量的能量,而在七級之前,戰士的能量基數完全不足以支撐這樣巨大的消耗,七
級之前只有法師才有這樣的能量儲備以維持劍刃的切割力,這樣一把光劍原本就
是爲法師準備的。

  她也知道自己的能量不能長時間維持劍刃,但是沒想到這匹狼的身體結實到
這樣的程度,以她的能量存量,這一下甚至可以切斷叁四厘米厚的鋼板,卻只在
它的身上留下一道傷痕。

  劍傷很深,但並沒有傷到狼的骨頭,反而激起了它的兇性,狼發出一聲悠遠
的嚎叫,再次向著日內維撲過來。

  在七級之前,相同力量等級的野獸實際戰鬥能力始終都是高于人類的,尤其
是狼這種猛獸,接近四級的狼實際力量甚至可以逼近六級的人類戰士,更不要說
她這種空有理論知識的二把刀劍手了。

  如果剛剛的一劍切斷了狼的脊背,她或許就能幹掉這匹狼,但是並沒有那幺
多的如果,那一記下切抽幹了她存量不多的能量,純靠肉體力量她是絕對沒辦法
和這只野獸抗衡的媽的,這回怕是真要死在這裏了,早知道帶幾個人來就好了,
她心裏暗罵,手裏還是握緊了短劍,格開了致命的一爪,反手抓起火把的殘柄塞
進狼嘴裏,一腳踹出去,轉身就跑一顆火球貼著她的臉飛了過去,正正的砸在狼
的頭上,爆出一團澎湃的火花。

  她的隊友動作很快,聽到警報後不到一分鍾時間已經全副武裝,法師幾乎是
瞬間誦完了咒,一顆火球隔著叁四十米遠就砸了過來。

  這樣傷害並不足有要了狼的命,但足以給她爭取一點時間,她飛快的跑向營
地,一圈籠罩整個營地的火墻瞬間騰起。

  七級之前,野獸的力量比人高得多,但是這個級別它們尚不具有真正意義上
的智慧,更多的是靠著本能行事,本能裏面有很多的東西會束縛他們的行動,比
如,怕火。

  大波的狼群已經跟了過來,圍著山坡包了幾個大圈,山坡下一雙雙綠瑩瑩的
眼睛原地徘徊,看數量至大概兩百多的樣子。

  日內維心裏一沈,這樣的數量,如果每一條都有剛剛那只灰狼的水準,那麻
煩就大了。

  這裏叁四十個冒險者,她算是比較高端的戰力,大部分都只是二叁級的樣子,
這種規模在冒險者裏面算得上大團,處理星野北部的獸群一般沒什幺問題,但這
種規模的狼群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

  兩百多只狼,以星野北部的草場根本沒法供養足夠的肉食,但它們就是來了
這裏,而且好死不死的撞上了他們。

  她可以想象,這群狼從南邊的草地跋涉這幺遠到達這裏,少說也餓了叁四天
沒吃肉,突然看到這幺大批的血食會是多幺興奮。

  巨大的煙塵伴著震耳欲聾的轟鳴騰起,矯捷的影子從火圈上方一躍而過,修
長的戰刀斬破升騰的塵土,直奔她的面門,迅猛淩厲,避無可避。

  她只能擡起短劍正面頂上一刀,一股沛然大力把短劍震得幾乎脫手飛出去,
她不由自主的向後翻倒,心裏一陣冰涼。完了,她心裏想著。

  黝黑的刀刃又一次對著她的頭頂砍下來。

  她看清楚了那個影子的輪廓,那是一個騎著巨狼的騎士,渾身裹著黑色的铠
甲,看不到面目。

  她突然想起了早些年她在神學院時期接觸過的一個詞——【狼人】,北陸特
有的生物,他們會豢養大批的狼群作爲眷族,這也是他們被稱作狼人的原因,其
實血緣上和狼的關系並不大,那是惡魔的一支,雖然在惡魔的序列裏面只排的到
中位左右,但是對于七級之前的人類來說,那幾乎是不可戰勝的怪物,他們兼具
人的智慧的野獸的力量,對于人類的戰士來說,他們的威脅堪比上級惡魔。

  長刀還未臨身,濃重的血氣已經壓得她透不過氣來。

  她她狠狠的用一只手往前迎了上去,手心赫然是一顆暗紫的雷珠,狂暴的雷
電爆發出來,形成一道雷電的屏障擋在那個狼人面前。

  長刀斬在屏障上面,只是輕輕一滯,屏障轟然崩塌。

  她有些絕望的看著那把臨頭的戰刀,閉目待死。

  但是那淩厲的一刀並沒有一刀把她砍死,或者說那個騎士斬過來的根本就不
是刀刃,長刀橫著拍下來,一陣劇痛襲來,她眼前一黑。

  「這一身好肉送給王當見面禮倒是不錯」騎士看著被她一刀抽昏過去的少女
「就是不知道這一代的王口味如何」

  說著把長刀抗在肩上,睥睨的看著面前的一衆冒險者。

  幾十條巨狼跳過火圈,幾十個狼騎兵立在她的背後,緩緩向前逼近,她舉起
手。

  「男的全殺了,女的四級往上的留下,剩下的給孩子們做血食」。

  ……

  當日內維醒來的時候,渾身都充斥著一種酸麻的刺痛感,身體裏仿佛嵌進了
無數顆小沙礫,研磨著她的的肌肉和骨骼,使用那顆電球的後遺癥在這個時候體
現了出來,細小的雷勁在她的肌體裏竄動,帶來巨大的酸麻感。

  但這些對于她來說頂多只能算是添頭,一只如同鐵鑄的大手把她死死的摁在
地上,殘破的衣服包裹著少女雖然飽經鍛煉仍顯得有些稚嫩肉體。

  狼人的身體素質遠遠超過普通人類,即使是日內維準備充分也未必能掙脫束
縛,況且她身體裏還殘留著諸多暗傷。

  她下半身的衣服早已被撕成一塊塊的布條,兩條大腿上沾滿了大片大片的白
色汙漬,一抹鮮紅混在其中,尤其紮眼。

  狼人提起肉棒狠狠的貫入已經被肏的紅腫的蜜穴。

  「啊……」日內維從喉嚨裏擠出一聲慘叫,粗暴的奸淫並沒有帶給她如何快
感,而是一陣劇痛,在她昏迷的那一段時間裏,這一群狼人已經不知道翻來覆去
的把她是下體操弄了多少遍,許多地方已經磨破了皮膚。

  惡魔並沒有因爲她的慘叫而放慢頻率,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見她醒來,
狼人咧開大嘴,笑了起來,接著便是一聲長嚎。

  一股熱流在她的體內爆發出來,她的身體也開始起了反應,肌肉開始收縮,
蜜穴裏面湧出大股的淫液,散發著一股子奇異的香氣,和狼人身上的汗味兒混在
一起組成一種奇怪的氣味兒。

  旁邊幾個狼騎兵圍過來,對著她指手畫腳,說著她聽不懂的語言……比劃之
間仿佛把她當成了某個賭注。

  下體的劇痛讓她沒有想得太深入,但她很快就明白了那些狼人比劃的是什幺。

  騎在她身上的狼人緩緩抽出肉棒,帶出一絲透明的黏液,,在陽光下拉出一
條閃亮的絲線。

  狼人把她翻了過來,面朝地面……她心裏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手腳不住的
掙紮,奈何肌肉裏的麻痹感讓她根本沒法控制肢體,只能無力的晃動幾下。

  狼人把她頭朝下摁在地上,臉頰貼著地面,牙齒直接啃在泥土上,她無力的
掙紮著,只是單憑人類的力量又怎能和野獸相比。

  狼人用手指蘸了一點唾沫,在日內維的菊穴上摩挲,肉棒進入的那一刻,日
內維喉嚨裏面發出一聲無力的嚎叫,劇烈的疼痛讓她一瞬間冒了滿頭冷汗,眼睛
裏猛的溢滿了淚水,耳邊只留下陣陣嗡鳴。

  腦海裏一陣空白,仿佛世界都在離她而去。

  ……

  她突然想起了在人間行走的那些所謂女冒險家們,她們的結局大多要幺嫁做
人婦,要幺不知所蹤。這其中有多少是遇上了無法戰勝的對手,被肏得死去活來,
淪爲性奴的?又有多少是和她一樣抱著伸張正義的想法,最後落得現在這樣的結
局的?

  她早該想到的,世上哪有滿世界找著惡徒殺又永遠不被肏的女人,她想起了
阿貝爾。琉砂,那個傳奇的遊俠最後又去了哪裏呢……她現在又被囚禁在什幺地
方,被人日肏夜肏呢?是否也是和她一樣,在茫茫的星野中遭遇了這樣那樣的惡
魔,從此不見蹤影。還是被龍王艾斯戴斯找到,切成十七八塊挂在永冬城外某個
地方呢?

  一滴淚珠沿著她眼角流下來,滴在濕潤的泥土中,消失不見。

                 二

             星曆772年夏星野

  女孩身邊堆著大把新砍下來的藤蔓,她手上拿著一把小刀,那是一把莫約有
一寸長的薄鐵皮磨成的簡陋刀片,她將刀嵌進藤條的一端,另一只手的手指壓在
鐵皮未開鋒的那一側上,手指上的力量逐漸增加,指節漸漸發白,薄薄的刀片幾
乎要陷進肉裏,隨著刀片的深入,藤蔓的一小部分被刨成了兩片。

  她從藤條裏拔出小刀放到旁邊的地上,雙手分開鉗住兩片細藤,用力撕扯,
整條藤蔓隨著一陣啪啪的脆響,便被扯成了兩片。

  女孩把已經加工完成的藤蔓放在旁邊的石頭上,那裏放著幾十根片這樣的藤
片。

  然後她調整了一下姿勢……她之前一直是雙膝跪地,上身前傾,用肘子撐著
身體的重量,這個並不是個舒適的姿勢,但她只能這幺趴著,因爲她的菊穴裏插
著一根長長的木棍,頂端還連著一塊紅色的布料,隨著河風的吹拂不斷飄動——
這是一面旗,插在女人肉體上的旗。

  和人間的其他地方的生物一樣,惡魔們也熱衷于在他們征服的地方立起高大
的桅桿挂上自己的旗幟以宣示主權……但這些旗更多的似乎是某種惡趣味,上面
既沒有標誌也沒有固定的圖案,只是細木棍上系上一條碎布而已。

  這樣的旗子在這片狹長的河谷裏有數十根,近兩米長的細棍加上布料,直立
起來的重量對于脆弱的肉體來說確實過于大了一些,也因此女孩們都拼命的收緊
自己的菊花——否則她們脆弱的腸道大概會被木棍銳利的尖端刺穿。

  女孩依舊雙膝跪起,只是雙肘並沒有再撐著地面了,而是將乳房和地面貼在
一起,雙手前伸,屁股翹得很高,這樣可以稍微舒緩一下手臂的酸楚,她盡可能
用小的幅度挪動腿,同時用力收緊菊穴,盡可能讓旗子少的晃動,只是輕微的晃
動是不會引起惡魔們注意的,她想惡魔們在高處的山丘上開起了淫宴,七八個比
她年紀稍大的女人並排跪在地上,高高的撅著屁股,露出肥美的陰阜,稀疏的毛
早已經被刮了個幹凈,狼人們舉著酒杯,相互致意,然後相互劃拳——這是很多
年前他們從人類那裏學來的,輸了的人有的灌上一大杯酒,大部分則是找了一個
稍有點姿色的女奴,上來便是粗暴的奸淫,以求快速完事兒,他們粗糙的肉棒經
常會從女人的陰道裏帶出一點血絲或者幾塊碎肉,但他們似乎並不在乎,他們要
的只是一種近乎殘虐的快感,輸給同族的火氣在這些年輕的女人身上完全發泄了
出來,因爲不斷失敗掉而丟掉的面子似乎也從這些女人身上找了回來。

  女孩小心翼翼的活動四肢,過了好一會兒,又爬起來,恢複原來的樣子,拿
起幾根片好的藤條,開始編織絞索。

  她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從開始到結束,旗子都只是輕微的晃動,這意味著
她的小動作很大概率上不會被發現。

  但她運氣顯然沒那幺好,先是一根鞭子抽在她背上,留下殷紅的痕迹,巨大
的力道把女孩抽的滾了好幾個圈,緊跟著又是一腳踹在她的小腹上。

  女孩的身體弓得像個蝦球,木棍在腸道裏攪動,巨大的痛楚使她幾乎發不出
聲音來,脖子上青筋暴起,臉上因爲充血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紅,」大股的冷汗瞬
間就浸濕了她的鬓角,眼睛裏爬滿了血絲。

  她感覺小腹裏面有一股子溫熱的液體正沿著腸道流出來……

  狼人蹲下身子,一只手扶住她的臀部,另一只手握住木棍,往往狠狠一扯,
女孩一聲慘嚎,幾滴紅色的液體從菊花飛濺出來,後面還連著一條亮晶晶的絲線,
她強忍著劇痛爬起來,跪在地上,上半身挺直,低下頭這個動作會讓她菊花上的
傷口再次撕裂,但她知道如果不爬起來,後面可能就不是鞭打和腳踹這幺簡單了,
有這幺做過的人現在大多正在被數十個惡魔輪著肏,有幾個下半身被豁開了巨大
的口子,露出花花綠綠的內髒。

  狼人又是一陣聽不懂的語言,雖然聽不懂,女孩還是能知道他的意圖,狼人
解開褲子,粗長黝黑的肉棍跳出來拍在她的臉頰上。

  即使惡魔們渾身肌肉堅硬如鋼鐵,但這個位置總是脆弱的,或許她只要用力
一口下去,這個看似高大的狼人瞬間就會倒在地上,她就可以趁機拔出對方腰間
挂著的短刀,捅進他的心髒,那是比她手上的小鐵片兇險百倍的利器。

  狼人似乎有些不耐煩,又是一陣叽裏呱啦的話,女孩仔細打量著高高立起的
陽具,計算著距離,張開一口銀牙……最後她還是閉上了眼睛,伸出舌頭,細細
舔舐肉冠,每一條褶皺都沒有放過,小舌頭靈巧的舔舐下,很快整條肉棒都沾滿
了女孩的涎水,她雙手捧著肉棒的根部,細細的摩挲。

  隨著女孩的舔舐,狼人的肉棒也越發的堅硬熾熱,狼人抱著女孩的頭,用力
的按了下去,近叁十公分的陽具直接貫進了女孩的喉嚨。

  女孩的不住的戰栗,喉嚨被異物塞住讓她無法呼吸,眼前一陣陣的發黑,不
知過了多久狼人才把肉棒抽出來,呼吸突然通暢,女孩大口吸著氣,突然又是一
個深深的貫入,女孩劇烈的咳嗽起來,眼淚鼻涕什幺的不住的往外冒。

  這樣循環了叁四次狼人才在女孩喉嚨深處射出一股濃精,肉棒緩緩退出少女
的嘴巴,一縷白濁的液體從她的嘴角溢出來,她伸出來想舔掉,卻帶出來更多的
漿液。

  在少女喉嚨裏射完一發後的肉棒絲毫不顯疲態,狼人把女孩整個翻了過來,
自己半躺在地上,把女孩抱起來,肉棒對準女孩淌著鮮血的菊花,狠狠地刺了進
去。

  「啊啊啊啊」她終于尖叫了出來,剛剛被木棍劃傷的腸壁還在淌血,又是巨
大粗糙的肉棒的抽插,殷紅的血液把肉棒染的通紅,碎肉和血液混著腸液被肉棒
帶出來又送進去,少女聲嘶力竭的哭號著,聲音在在狹長的河谷裏回蕩。

  惡魔只是冷冷的笑,隨後又換了個姿勢,把女孩按在地上,屁股朝上,加快
了抽插的頻率,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只有微弱的一點兒,倒像是本能的反
應…又是一股熾熱的液體在腸道深處爆開。

  狼人猛的抽出肉棒,失去了阻塞的東西,血水混著精液,腸液和細碎的汙垢
猛的噴出來,狼人站了起來,沾著鮮血的陽具已經軟了下去,幾滴紅色的液體滴
進女孩的眼睛,把整個視界染的通紅,那原本精致小巧的菊穴此時一張一合,甚
至可以看見嫩紅的腸肉,偶爾噴出幾股血水,順著身體淌到地面上。

  不知何時惡魔已經走了,只留下女孩半躺在地上,身體一動不動,糜爛的氣
息從她的身上飄起來,仿佛一堆死掉的腐肉,她面目之上糊滿了鼻涕和眼淚,雙
目無神,只有喉嚨裏不住發出的細小響聲。

  遠方的太陽撒下最後的光輝,穿透厚重的雲層撒在女孩的身上,像是給赤裸
的肉體披上了一層薄紗。

  ……

  狼人們在東星野東部森林和草原交錯的邊緣地帶的呆了四五天,他們的面前
是東星野西部的一大塊草地,從這片南北之間綿延千裏的草原穿過去便是真正意
義上的【魔界】。

  那些傳說中的大惡魔們在魔界的盡頭建起了直入雲端的巨城,築起王座,在
沈眠中度過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人們把那座城叫做【阿斯加得】。

  狼群並沒進入【魔界】,他們只跟到了東星野的外圍,阿斯加得的結界改變
了大半個魔界的氣候,沿海本應該是濕潤的空氣變得幹燥而凜冽,北邊的草原上
也不會有足夠的肉食來餵飽它們,只有十多只灰狼跟著狼人們的隊伍繼續向前走。

  女奴們擡著藤條編成的大筐,裏面裝著的是各種曬得半幹的各種肉食,有人
類,也有各種野獸,幾條幹得扭曲的手臂和不知是什幺動物的肢體絞在一起…
…人類和野獸之間從未如此和諧。

麻豆久久婷婷五月综合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