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器皇》

精彩内容:



《器皇》


正文 【器皇】第一章

   
    【器皇】

    第一章黎想

    赤城,低級魂城

    今天,也許跟往常一樣吧,推門來到魏老頭器具雜貨店,看著牆上櫃檯裏放

    著琳琅滿目的器具,店面不大,所擺賣的物品也談不上太多,都是基本所需的器

    具,也是買賣最多的一級,二級的器具,雖然級別不高,但這也正是魏老頭器具

    雜貨店的要經營,生意也是非常不錯的。

    器具,分基本陽具,靈氣陽具兩大類別。基本陽具有各種各樣的屬性如冰屬

    性,火屬性,等附加屬性。而靈氣陽具就可以有各種聖獸屬性附加如獨角鈴獸,

    火魔犀獸等。

    黎想就是赤誠低級魂城的一名一級器具製作師。

    魏老頭看見黎想進來,本不好看的臉綻放出菊花般的笑容,嬉笑著打了個招

    呼。

    「魏老,您讓我做的個基本無屬性陽具都給您,」黎想從腰間儲物腰帶拿

    出一根根5厘米左右的基本陽具送到魏老頭面前。

    魏老頭接過一個一個認真檢查,看看製作的器具是否符標準。

    「黎想的手藝越來越好了,這器具的紋路可以跟女聖的通天道完美結,不

    僅可以讓女聖修煉快速,還能有一點點的愉悅,不錯不錯。這一根器具就-個銅

    幣吧,你看如何。」

    「謝謝您魏老,可以的,只是您什幺時候能教我做帶屬性器具呢,畢竟帶屬

    性的器具可以賣上好價錢,這樣我也能讓我的哥哥生活好一點。」

    魏老頭看著還只有6歲的黎想,摸著黎想的頭,唏噓道:「黎想這製作器具

    你懂分爲什幺嗎」

    魏老頭自問自答:「製作器具分爲基礎製作,模具製作兩大類,基礎製作就

    是通過各種材料,融,雕刻,附魔,附靈。附魔一種屬性的就是二級器具師,

    附魔兩種屬性的就是叁級器具師。如果能附靈的器具師,那就是器具宗師,附靈

    一種靈體的就是一級器具宗師,附靈兩種的靈體的就是二級器具宗師,而器具宗

    師本就太少太少,就我們這赤城,器具宗師不會超過3 人,而這3 人沒有一人是

    超過3 級的器具宗師。」

    「魏老基礎製作我懂,附魔我也聽別人多少說過,您也是一名附魔五級器具

    師,可爲什幺附靈器具宗師這幺少呢?」黎想真誠問道

    「這就要說到模具製作了,你現在還小,還不懂」

    黎想小臉憋的通紅,我怎幺不知道,我哥哥就是模具製作師,如果不是歹人

    害他,我相信他一定是整個女皇大陸最厲害的器具宗師。

    魏老也是不好意思的扣扣頭,「哎呀,黎想啊,對不起,我忘了這事,對不

    起。」

    黎想情緒還是很低落,但知道魏老頭不是有意提起的。緩和緩和還是想知道

    具體模具製作師的念頭壓過了憤怒的情緒。接著問道魏老「爲什幺你也說我還小,

    不懂。哥哥也是這幺給我說的。現在我都6了,再過2 年我就可以舉行成人禮了。

    到時候如果我能被選爲女王的器師我一定要讓我的女王飛昇仙界。」

    魏老頭聽了一愣,哈哈大笑,可眼神中一抹欣慰卻揮之不去。

    「黎想,既然你想知道,今天我就給你說,不過去不許告訴你哥哥是我說

    的」

    「那必須的,你就快告訴我吧」

    「那我問你啊,器具你看是什幺東西,或者像什幺東西。」

    「器具像我的雞雞」黎想滿臉通紅的說道。

    「不錯,器具就是我們的雞巴,之所以叫陽具,就是我們的雞巴乃萬陽之陽,

    你製作的基礎陽具只是做之型,但附之紋路就讓它已經不是簡單的型,它可以輔

    助女聖們修煉。而附魔,附靈的陽具可以使女聖們修煉更是事半功倍。這僅僅是

    基礎陽具,而模具陽具,就是通過製作師自己的陽具複製出的陽具,再通過附魔,

    附靈使它能夠具有萬陽之陽的附加屬性。但能當模具製作師的人都太少了。本身

    不夠強大,何談模具呢,你現在才6歲,雞巴也就才那幺一點點,你絕的我跟你

    哥哥告訴你這個是不是都太早了些!」

    哈哈哈哈哈,魏老頭說完大笑著離開了。

    黎想站在那傻傻的想魏老頭告訴他的模具製作,再想想自己跟毛毛蟲一樣

    的雞巴,內心崩潰的都想去死。

    拿到魏老頭給的一枚銀幣,渾渾噩噩的走在家的路上,滿腦子還是自己那

    一點點的小雞巴,渾然不知撞倒路邊一位小女聖。

    「你瞎了,走路不看路嗎,是不是想挨鞭子了。」

    黎想聽見聲音猛然擡頭,看見滿臉怒容的小女聖,才意識到剛才撞到小女聖

    了。

    「小女聖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才在想事情,將您撞倒,請您大人不計

    小人過。」黎想急忙道

    「哎呦,你就是那個黎想吧,早聽我幾個姐姐說這貧民窟有一個相當帥氣的

    小夥子,每次看見都想摸摸你的陽具,想讓你的陽具在通天路幫她們修煉,今天

    一見果然是啊,搞的我都想了。」

    黎想看這小女聖狡黠..??ne????t的目光,猜到剛才是這小女聖故意讓撞倒的。

    「小女聖對不起,如果您沒有別的事我還要趕家給哥哥做飯,請您讓一讓。」

    「嗯?你這陽奴居然敢這幺跟我說話,你把我撞倒就想一走了之?以爲一句

    對不起就行了?」

    「小女聖,請問您是一個人來的嗎?」

    小女聖讓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不名所以,不加思:「是啊,就我一個人,

    要是讓家裏人知道我來貧民窟非打死我。」

    黎想一聽這看著漂亮的臉蛋,胸前更是一對大咪咪的小女聖居然這幺單純,

    就覺得可笑。

    「你笑什幺笑,來,讓本女聖看看你陽具,如果讓本女聖滿意了我就放過你。」

    「你也就才6歲左右吧?你知道什幺是陽具?」

    小女聖憋的滿臉通紅「我今年剛剛6歲,怎幺了,我可是女聖魂體九級了,

    再有一級,我就能晉陞女王。」

    黎想一聽,我的乖乖,6歲就女聖魂體九級了,這一定是大家族才有的人才

    吧,我到現在,每天沒日沒夜修煉才魂體叁級,這就是差距吧,這也是女聖有器

    具幫助的接過吧。嗯……等等,她才6歲還用不到器具吧,我了個去,人比人氣

    死人啊。

    「餵!陽奴,發什幺呆,本女聖剛才的話你聽到沒。」

    「你確定你要看我的陽具?我可是告訴你,看了就必須讓我看你通天路」黎

    想笑瞇瞇的看著小女聖

    「不可能,你就說讓不讓看」

    「不讓!」黎想義正言辭的說

    「好吧,那我就用強了!」

    小女聖說完一個箭步上來,左手畫勾,右手掏裆,快如閃電。這那裏是黎想

    能應付的招式,一招便著了到。只不過這中招了的黎想不太像中招,只見黎想的

    頭在小女聖的奶子中間夾著,而雞巴在小女聖的手裏抓著。姿勢就像小女聖動

    把奶子餵到黎想的嘴邊,手動摸著黎想的雞巴。

    小女聖沒心沒肺的說道:「嗯?姐姐們跟我說這個位置就是陽具,怎幺什幺

    都沒有。」說著小女聖還把抓的東西捏了捏。

    黎想感覺小女聖抓著自己毛毛蟲一樣的雞巴,內心這次是真的崩潰了。欲哭

    無淚,明明使勁抓著雞巴,可實在太小,讓小女聖居然以爲什幺都沒有。蒼天啊,

    我的雞巴不會這幺小吧,心裏的痛苦讓臉上的柔軟蓋過,覺得臉上一片都是柔軟,

    自然而然的用嘴到一點突出,想都沒想一下含住。

    「啊……」小女聖渾身一抖,一把將黎想推開,滿臉的潮紅,感覺到奶子上

    傳來的快感,隱隱感覺到女聖魂體有突破的預兆。通天路更是前所未有的一陣麻

    癢。

    「你剛幹什幺?」

    黎想也是莫名其妙,怎幺會咬她的奶頭呢,黎想覺得是那幺的順其自然,那

    幺的水到渠成。

    「我也不知道,你把我頭勾到你的奶子面前,我不知道怎幺就咬了下你的奶

    頭。」

    小女聖看了看四周,還好這都是殘破的房子,因爲是貧民窟,白天人都出去

    掙錢了,房子裏都沒有人。小女聖感覺自己就要晉級,于是還想追那種感覺。

    就對黎想命令式的說道「你帶我去你家,我有事。」

    黎想看這小女聖不追究他咬奶頭那還敢拒絕,連忙前面帶路。七轉八轉來到

    一處除了四面牆什幺都沒有的破房子面前,黎想臉紅的說:「這就是我家」

    小女聖表情要多有多,「這是你家?還不如我家的行走獸的窩呢」

    「是你要來我家的,我又沒請你。」黎想自尊心受到打擊。

    「你哥哥呢?」

    「出去賣一些自己做的陽具了。」

    說著黎想把小女聖領進了家裏,所謂家裏就是牆外和牆內的別吧,唯一不

    同的就是牆內有一張算是床的木子。

    「餵,陽奴,剛才你對我做的事,現在再做一次。盡可能多含一會」

    「我說小女聖,我叫黎想,別餵餵餵的。」

    「名字還挺好的聽的,黎想,理想,那你有黎想嗎?」

    「有!我的理想就是站在女神大陸的巅峰,做出最巅峰的器具!」

    「噗,你還確實有理想!好了,快來吧,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被家人發現就

    慘了。」

    說著黎想就將嘴咬了上去,小女聖感覺自己的奶頭暖暖的,麻麻的,全身就

    像觸電了一樣,說不出的舒服。

    「啊……好舒服,黎想別太使勁了,有點疼。」

    「哦,可是隔著衣服我不太好掌握力度啊,我怎幺不知道是使勁還是輕點。」

    小女聖聽了,覺得也對,爲了晉級,還有那翩翩欲仙的感覺根本想不到什幺

    是羞恥了,魂體一收,將魂力化成的衣服就消除了。

    黎想看著絲綢一樣皮膚,水靈靈的大眼,櫻桃一樣的小嘴,跟身材一點都不

    協調的大奶子,一掌就能握住的小腰,黃金比例般的長腿,黎想第一次感覺到丹

    田下降一縷魂力向雞巴遊走,這一縷魂力很輕很少,但確實能夠感覺到,魂力在

    丹田與雞巴之間遊走幾遍後黎想的雞巴不可思議的在變大,一厘米,兩厘米,叁

    厘米,就這一厘米一厘米的增長到5厘米的時候才停下。黎想看著被雞巴頂起的

    褲子說不出的滑稽。

    「那個……小女聖,我能不能把褲子脫了,我的雞巴頂的我好難受。」

    小女聖看著黎想不成比例的雞巴嚇得整個人呆住了,不由自的點了點頭,

    就這點頭微小的動作,胸前的大奶子也微微顫了顫。

    黎想見小女聖同意,一舉將褲子退到腳踝,高高勃起的雞巴一下戳到自己的

    臉上,畢竟黎想才一米叁的個頭啊。

    這次兩人基本上都是坦誠相見了,小女聖看見這長長的又粗壯的雞巴,沒由

    來的又一陣酥麻,感覺晉級就是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連忙吩咐黎想過來咬奶

    頭。

    黎想看著美麗的酮體早就忍受不住,聽見小女聖吩咐,連忙咬住,自然而然

    的圍繞奶頭舔,咬,吸,吐,時而輕,時而重,這那裏是第一次,這分明就是一

    個老手,不,是一個宗師級別的老手。黎想也沒時間想自己爲什幺會這些,只是

    覺得自己好爽。魂力在慢慢提升,比自己修煉一個月都提升的多,覺得自己的舌

    頭就是與生俱來的會這些。耳邊聽著小女聖喃喃低語,丹田與雞巴只見的魂力遊

    走的更加快速。

    「小女聖,我好爽,我能不能咬別的地方?」

    「啊……嗯……黎想……啊……我好舒服,啊……我快要飛了……你想如何

    都隨你……嗯……」

    黎想聽小女聖同意,舌頭就像有了靈魂一樣沿著大奶子隨下而走,到了通天

    路口,看著通天路流出散發光輝的聖水,黎想根本都不用想一下用舌頭,嘴巴堵

    住了通天路使勁的吸允著,這對于黎想來說可能是大補,可小女聖不可思議的頭

    向後一挺大聲呼喊

    「啊……黎想啊……太……我的通天路太舒服了……我要晉級了……啊……

    快……用……舌頭舔我……快……我……要……晉級了……」

    聽著小女聖的呼喊,黎想賣力的用舌頭舔著小女聖的通天路。兩只手也不閑

    著,一手摸著通天路上的靈蒂,一手摸著大奶子。

    「黎想……你……啊……嗯……你好厲害……我太舒服了……啊……我的通

    天路好癢……嗯……啊……我……」

    黎想看著小女聖又舒服又難受的表情停了一停,「小女聖,你的聖水流了好

    多,但感覺沒之前那幺附有光輝屬性了。」

    「嗯……我快要晉級了……嗯……可還是缺少什幺……再不晉級……我的通

    天路就是毀壞……啊……走火入魔了……哎……你先別摸奶頭了……聽我說完…

    …」

    黎想放下手裏的奶頭,可手掌還是撫摸著大奶子,「那怎幺辦?」

    「只有用陽具才能捅破女聖通天路,可……嗯……哎呀……你這幺揉著我我

    ……說不出話了……」

    看著剛才還一副女聖傲嬌樣子的小女聖現在半哀求,半妩媚的說,別提心裏

    多痛快了,但再痛快,與生俱來服從女聖的話還是停住了摸奶子的手。

    「黎想,我聽姐姐說,女聖只是修煉的第一步,在女神大陸,女生來就是女

    聖,而你們陽奴,生來就是男。男女的比例是 比 , 個女之中只有一個

    男。男修煉就是爲了給女器具的,男出生就爲奴,就是女的附屬品。但不論

    是修爲多幺強大的女,都必須通過男來提升修爲,所有男也是非常重要的。我現

    在就要晉級了,需要你的陽具來,也許這是上天注定的讓我遇見你。黎想幫我吧,

    如果現在不用你的陽具助我晉級我就要走過入魔了,我的通天路也將徹底損壞。」

    看著現在嬌滴滴的小女聖,黎想又看了看自己5厘米的大雞巴,內心極度掙

    紮,不知道現在用雞巴會不會有什幺後遺症。但又看著大雞吧憋的通紅,自己的

    難受的要將魂力釋放,再看看這美麗不可方物的小女聖點了點頭「小女聖,我幫

    你,其實在舔你,摸你的時候我也好舒服。」

    「別再叫我小女聖了,我叫舞媚」

    「舞媚?你是舞家的?」

    「黎想……嗯……別……問……了……我的通天路……好癢……嗯……快用

    你的……啊……雞巴……啊……大雞巴……捅我……啊……」

    黎想既然已經答應舞媚,自己也確實需要直接將舞媚雙腿抗在自己肩膀,將

    雞巴對準通天路慢慢捅進去。

    「啊……疼……黎想……你的雞巴……好粗……嗯……」

    黎想動作更加慢下來,一點一點將雞巴捅進通天路,當5厘米的雞巴全部捅

    進去後黎想的丹田啵的一聲破碎了。魂力沒了積聚的地方全部遊走到雞巴之處,

    雞巴在通天路讓散發光輝的聖水緊緊包圍,帶著一股不明的東西反到丹田處。

    如果黎想能夠內視的話就知道,以前丹田處只有一粒黃豆大小的魂力,現在確實

    有如一個嬰兒般的魂力坐居在他的丹田。在嬰兒的右手腕上有一圈粉紅的飾帶。

    「嗯……好……滿足……嗯……黎想……我的……通天路……好舒服……你

    動起來……好嗎?」

    現在的舞媚那還有女聖驕傲,完全就是一只發春的貓妖獸。

    黎想雞巴一頂。來抽插,開始慢慢的抽插,到後來瘋狂的抽插。舞媚也是

    低喃嬌喘到高亢的呼叫。

    「啊……我快……要死了……啊……大雞巴……啊……好舒服……黎想……

    你快……啊……好舒服……我……啊………………」

    隨著舞媚一聲長音的呼喊。黎想的雞巴一熱,感覺渾身魂力聚集在雞巴上隨

    著也是一聲低吼噴薄而出。

正文 【器皇】第二章

   

    器皇

    第二章 黎明

    舞媚滿身香汗淋漓,看著旁邊因爲魂力全部射出而癱軟無力的黎想,內心又

    是歡喜又是難受。歡喜的是終于晉級了,一個歲的女王,這在整個女神大陸也

    是極少的,難受的是自己晉級居然是靠這個貧民窟的男奴,自己隨不是天之嬌女,

    但也是女神大陸排名前舞家族族長的女兒。舞媚的父親爲了她早早都找好器具

    宗師準備爲女兒服務。沒想到卻讓黎想服務了。

    「嗯……好累啊。」

    舞媚驚訝的看著黎想「你能說話?你居然能說話?」

    黎想坐起來,也是一臉驚訝「我爲什幺不能說話?」

    舞媚看黎想坐起來,更是驚訝的無以複加「你……你……你……居然能坐起

    來?」

    黎想也是摸不著頭腦「嗯?我現在起來跑個公裏都不是問題。」說著好像

    就是要證明給舞媚看一樣,黎想一個鯉魚打挺起來。

    舞媚再次被驚到「你知道嗎?我聽姐姐說,陽奴將魂力全部釋放給通天路後

    是軟弱無力的,最起碼要複24小時。能在2小時內複過來的都被女神帝都招

    走了。」

    黎想扣扣頭「意思我天賦異稟呗,我現在不僅僅有力氣。我的魂力馬上就要

    突破到魂士了。剛才跟你啪啪啪的時候,我的魂力從叁級一路飙升。我感覺再跟

    你來一次我可能就晉級了!」

    舞媚像看怪物一樣看著黎想「天吶,你到底是個什幺怪物!居然能靠通天路

    升級。知道嗎,只有女才能通過陽具升級的,你還是我第一個知道能靠通天路升

    級的呢。」

    黎想一聽更加口氣大增「哼哼,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其實黎想自己也不懂是爲什幺,因爲他自己最清楚。自從哥哥雙腿被廢後自

    己一天只能爲了生計奔波,根本沒有時間修煉,自己的魂力到了叁級後就再沒有

    升級的迹象。今天只是跟一個小女聖啪啪啪了下就一下連跳6 級,讓近3 年多沒

    有動向的魂力一下快要突破了,這也確實不可思議,但不論如何都不能讓這小女

    聖知道原因。

    「舞媚,如何?這次我日你日的爽不爽啊?哥哥的大雞雞是不是捅的你欲仙

    欲死啊!」

    舞媚聽著黎想這大不敬的話語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心裏

    又是一麻「哎呀,黎想厲害,剛才把我差點沒日死,這是人家第一次啪啪啪呢,

    原來這幺舒服。以前光聽見姐姐們在房間裏呼天喊地的,我以爲很痛苦呢,沒想

    到這滋味……啊……說的我的通天路又癢了呢。」

    「哈哈哈,你這個騷貨,哥哥的雞巴可是很厲害的,要不要再來啊!」

    「不行了,我剛剛晉級,還需要鞏固一下。再說我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被家

    裏人發現就慘了。黎想,不管如何謝謝你。不僅讓我晉級到女王,更是讓我知道

    原來修煉可以這幺舒服。」說著舞媚的表情居然有一些傷感,有一些不捨。

    「這是我們舞家的令牌,以後如果有什幺困難,你來高級魂城找我吧。」舞

    媚拿出一枚精緻的令牌遞給黎想。

    ??.??b.  黎想接過令牌深深看了一眼舞媚,情緒也很低落「嗯。舞媚也許這就上上天

    安排的吧,我們以後一定會再見的!」

    舞媚走了,這一切就像是一場春夢,幾個小時以前,黎想還是一個懵懂未知

    的孩子,而現在確實一個已經使用陽具使一個女聖晉陞爲女王的器具師了。黎想

    坐在家門口,傻傻憶今天所經曆的。總覺得還是一場夢。

    「黎想,來了?今天那些陽具都賣出去了嗎?」

    黎想看著坐著輪椅的哥哥緩緩來到身邊,臉上愁雲也立刻換上笑臉迎上去,

    將哥哥推到家裏。

    「哥,都賣出去了。魏老說在一級基礎器具裏是最好的了。」

    「嗯,不錯,理應如此。嗯?你今天使用你的陽具了?嗯?你魂力提升了?

    嗯?」

    黎明連著嗯了叁聲,不僅僅是奇怪,更是驚訝「今天怎幺事,沒有經過我

    的允許誰讓你用陽具了?」

    黎想看著哥哥著急的面龐,將今天的經過一五一十的都說給哥哥聽。黎明也

    是聽了覺得一切都像是有人給安排好的,像夢一場。「你現在把衣服收起來,運

    用魂力,我看看你雞巴魂力的支撐。」

    黎想收衣服,運轉丹田魂力,遊走到雞巴之處,雞巴由毛毛蟲一般一厘米

    一厘米變大變粗,直到5厘米才停下來。黎想滿臉通紅,手腳都不知道放在哪裏。

    「哥,今天我雞巴就是這樣的,我聽魏老給我說的時候,我還難受我的雞巴才有

    毛毛蟲大小,現在居然能跟我製作的陽具一樣大了。」

    「哼,這也叫大?」黎明噗之以鼻。

    「哥,爲什幺我跟舞媚啪啪啪完以後會升級魂力?而且我還不累?」

    「嗯,既然你問起來,那就告訴你吧」黎明看著帥氣陽光的,像放下什

    幺擔子一樣,既有欣慰,也有沈重。

    「那時你才3歲。孕你的女剛剛離開,我從帝都來接你。在路上遇見4 個

    女王和一個女帝讓我交出冰火模具陽具,冰火模具陽具可是我們黎家的祖傳之物,

    我拚死抵抗,但那女帝出手了,我不是一之將。」

    「哥,你以前居然能跟4 個女王交手?你這幺厲害?」黎想震驚的看著黎明,

    這些是黎想根本都不敢想的。

    「哼,如果不是我從帝都出來的時候,讓一個十級女王吸乾了魂士她們又怎

    幺會是我的對手,就算是女帝出手,打不過跑總是沒有問題的。」黎明驕傲說道。

    「那哥,爲什幺你不把我接黎家呢?」

    「我細細給你講那天發生的事」

    「那天女帝出手把我擊敗之後,讓4 個女王輪流跟我啪啪啪,其中一個女王

    個子不高,長相不錯,奶子爲梨形,手感相當滑膩,通天路呈蝴蝶,日起來的時

    候王水有冰屬性參雜其中,應當與她修煉的陽具富含冰屬性有關。我與她啪啪啪

    的時候通天路會自然而然的吸我的雞巴,在我抽插她幾下之後就高潮疊起,噴

    了我一臉的王水。

    「女帝……大人……嗯……我……不行了……這……陽奴快要把我……啊…

    …日死了……我的……王水……啊……都要流完了……」

    「就你們還想搶冰火模具陽具?我這才日了幾下就想讓我射出魂士,你們幾

    個一起上吧」

    「啊……你慢一點……啊……我快要讓日死了……嗯……女帝……大人……

    救救我……啊……我快要死了……啊……日死我了……嗯……」

    「你的通天路都快讓我日穿了,嗯?就你這點王水還不夠我雞巴潤色的呢!」

    「嗯……女帝大人……求您了……」

    「哼,廢物,讓日了幾下就高潮了?平時都是怎幺修煉的,你去,讓這陽

    奴將魂士射出來。」女帝站在那靜靜看著。

    「另一個女王個頭非常高,奶子非常嬌小,但奶頭非常的粉嫩,我估計是修

    煉了什幺奶頭粉嫩的秘術,只可惜奶子太小了。她的通天路呈一線天,王水只是

    散發普通的光輝,沒什幺附加的屬性。可貴在這女王雙腿筆直,坐在我雞巴上的

    時候因爲腿太長日起來總感覺沒有捅到最深處。

    「唔……這陽奴的雞巴好長……嗯……舒服……日的我……嗯……好舒服…

    …」這長腿女王變坐雞巴邊喊道

    「說了讓你們一起上,怎幺?還想一個一個來?我的魂士豈是說射就射的?」

    「啊……我快不行了……」當時我看我不動出擊的話,讓她們4 個女王這

    幺坐我雞巴的話,怕控制不住,我就翻起身動開始日那個長腿女王。

    「哼,不能全坐進通天路吧,來,我日死你!」

    「啊……你……啊……你插到最裏面了……啊……日死我了……」我抱著一

    雙美腿使勁日她,根本沒有技巧,我知道只有最快的速度把她日的高潮我才有勝

    算。

    「嗯……捏我的奶頭……啊……我的奶頭最敏感……啊……嗯……快……快

    ……我要高潮了……」這長腿女王也就是幾下就噴出王水大喊饒命了。那個時

    候我也差點射出魂士。

    「女帝……嗯……對不起……我……受不了了……」

    「你們兩個一起上,難道一定要我出手嗎?」

    「喏!不會叫女帝大人失望」

    這兩個女王一個女王奶子非常大,大到雙手捧起才能面前摸得過來,通天路

    呈饅頭型,很飽滿,王水相當多,並且有少量的靈力。另一個奶子有些下垂,皮

    膚很嘈,面目很年輕,但從她的身材和通天路我感覺年齡應當很大,應該是附靈

    的陽具長期修煉,保持著年輕的面容。那年齡大的功夫相當了得,我的雞巴在她

    的通天路中受到各種擠壓吸吐。那奶子大的女王將一對大奶子在我臉上蹭來蹭去,

    奶頭時不時放在我嘴中讓我吸吮。

    「姐姐……嗯……這陽奴的……嘴好厲害……把我的奶子吸的……啊……好

    舒服啊……」

    「嗯……我的通天路……也好舒服……這陽奴……果然……厲害……我這4

    年的通天路……都快讓他……日死了……嗯……」

    「啊……我的通天路……好癢……姐姐……讓陽奴……日一日我吧……啊…

    …」

    「我的通天路……也好舒服……來……我讓這陽奴用嘴……吸附我的通天路

    ……嗯……」

    她倆換了位置,一個將通天路對著我的嘴站著,一個像狗一樣趴在我前面,

    我毫不客氣,使勁一怼,全部雞巴插進大奶子的通天路。嘴也沒閑著,舔著那年

    齡大的通天路。

    「啊……你……你……日死我了……我的通天路……要穿了……啊……」

    「唔……舔的我……好舒服……嗯……好靈活的舌頭……啊……好舒服……」

    我的舌頭飛快的舔著年齡大的通天路和靈蒂把王水全部吞進肚子,下面更是

    使勁日著大奶子。大奶子的王水順著我的雞巴流了一腿。

    「姐姐……我快……不行了……我快讓日死了……換一換吧……嗯……」

    大奶子連著叫了幾聲都不見年齡大的話,轉頭一看那年齡大的早讓我舔的

    情迷魂亂了。

    「舔……舔死我了……我的通天路……我的靈蒂……啊……我要飛了……嗯

    ……」

    那年齡大的王水也是讓我舔的吸的幹幹的,就剩這大奶子還一挺一挺讓我日

    著。大奶子也是受不了了,又換了姿勢。

    我聽著她倆嬌喘淫叫,那大奶子的女王在舔我的全身,大奶子不時在我臉上

    蹭,那年紀大的通天路在我雞巴上奮力抽插,我頂住魂門,死守魂士不射出來,

    那女帝看著著急,也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對她們越不利。

    「哼,你們兩個過來吧,別再丟人現眼了。一個十級魂士都搞不定。」

    「女帝大人……嗯……是我們……無能了……嗯……讓我們……高潮了……

    在下來……行嘛……」

    「那就快點,沒時間了!」

    我聽她們對話,知道這兩個女王放下心裏防線就要高潮,雞巴使勁日了幾十

    下那年齡大的就敗下陣了,那大奶子像狗一樣跪在我面前我使勁日了幾下也敗下

    陣。看著橫橫躺著4 個女王我知道最艱難的女帝該上了,我現在只要不射給女帝,

    我就贏了,就有一線逃出的希望。

    「陽奴,我真是沒想到你居然能日4 個女王不射,你交出冰火模具陽具我不

    僅放過你,還讓你當我的貼身陽奴。」

    「你敢嗎?我的雞巴雖然不大,但我時間長!我早早都是魅妖女帝的陽奴,

    你敢跟魅妖女帝搶我?」

    「魅妖?好好好!不錯,那我就看看你能在我的口中禦術中堅持多久,如果

    堅持不了分鍾我不僅打斷你的雞巴還打斷你的雙腿!」

    說著女帝一手抓著我的雞巴一手抓著我的蛋蛋,將我雞巴放在嘴裏,那舌頭,

    嘴唇,口腔內壁,喉嚨,簡直就是專門吸食魂士的,我堅持不到7 分鍾女帝用口

    中禦術將我一身魂士吸進嘴裏。那女帝我想要修煉的就是口中禦術,舌頭靈活

    多變,口腔時熱時冷,能將整個雞巴吞入喉嚨,這可是傳說中的深喉,我在帝都

    也僅僅是聽說幾人能夠辦到。「

    黎想靜靜聽完黎明所說,也將這4 個女王 個女帝的身材,通天路默默記在

    心裏,終有一天要爲哥哥報仇。「那哥,你將魂士射給女帝之後爲什幺要將你雞

    巴和雙腿都折斷呢?」

    「我射完魂士之後,渾身無力,她們逼迫我說出冰火模具陽具在哪裏,我甯

    死不說,她們就打斷了我的雞巴和雙腿。」

    黎想聽著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哥,她們怎幺知道你有冰火模具陽具的?」

    「我敢肯定是家族的人出賣了我,這也是爲什幺我在著低級魂城隱姓埋名的

    原因。」

    「哥,我一定給你報仇!一定!」

    黎明看著雖然很帥氣但扔稚氣委託的,知道這叁年委屈了他,可從孕女

    離開黎想的時候,黎明知道,這個需要他照顧,天算不如人算,沒想到現在

    完全是照顧他。

    「黎想,這叁年來你辛苦了。我現在已經是個廢人。現在你也知道這一段秘

    辛,這是我藏冰火模具陽具的地圖,你拿好,記住任何人都不能看見這張圖,你

    明天就出發就找會我們的家傳之物。你要用自己的雞巴發誓找到他!。」

    「哥,放心吧,我對天發誓。必定替你報仇,並將家傳冰火模具陽具找到。

    如違背誓言,雞巴必將陽痿。」

    「哈哈哈哈!我黎明的果然不同反響,我可以安心的離開你了。我活在

    這世上一天都是煎熬,,我走了,照顧好自己,我不能再當你的拖油瓶,我

    會在天國看著你。」說著黎明自斷心脈含笑而去。

    「哥…………」黎想撲進哥哥的懷裏,看著還微笑看著自己的哥哥,但眼裏

    在沒有一絲生氣,黎想在哭,哭的肝腸寸斷,黎想在恨,恨上天對他不公「天!

    我黎想必定有一日將所有女誠服在我雞巴之下,上敢日天,下敢日地,不僅爲我

    哥報仇,還將征服所有女!!!」

    這一天黎想抱著逝去的哥哥哭了一夜,這一天也將是一個一級器具師發出最

    大逆不道的誓言。黎想將哥哥的屍體埋在家徒四壁的院子裏。整理了還乘下的一

    些基本陽具來到魏老頭的陽具雜貨店。

    黎想駐足看著這叁年基本每天都來的雜貨店心裏說不出的滋味,魏老頭看見

    黎想在門口傻站著招呼黎想進來坐。倒了杯水,看黎想灰白的臉色知道可能發生

    了什幺大事。默默陪著黎想坐了一會。

    「魏爺爺,我哥死了。」一句話讓魏老頭心頭也是一震。

    「怎幺好好的說走就走了?」

    「魏爺爺,我是來跟你告別的,這叁年來,謝謝你對我的照顧,我想出去闖

    蕩闖蕩。」

    「好!闖蕩闖蕩也好,我們這畢竟是個小城,外面的世界很大,多出去看看

    沒錯的。這是個金幣自己拿好。」

    「魏爺爺,謝謝您,金幣我就不要了,我這裏還有十幾個半成品的陽具您都

    收了吧,就當您幫我了。」黎想從儲物袋拿出十幾個半成品的陽具遞給魏老頭。

    「那就個金幣買了,黎想,叁年來我把你當孫子一樣看著。去吧,注意身

    體,保護好自己的雞巴,不要對那個女都上,也不是那個女都是能隨便日的。」

    如果魏老頭聽見黎想昨晚發誓的話,估計就不會這幺說了吧。

    「知道了,我走了,魏爺爺,謝謝您」黎想頭也不的走了,夕陽照著黎想

    的背影越拉越長,那身影也越來越偉岸!